深邃苍穹,森森夜空,七条虚幻的血龙盘旋而上,相继咆哮数声,便相互纠缠在一起,交错缠绕,其中迸出耀眼的红芒,而那满身的血色,染红长空,声势宏大。(网)想必百里之外都得窥其锋芒。

    祭坛下,一众天*弟子齐齐昂相望,眼中充血,尽显疯狂,暴戾之气弥漫在人群中,受那祭祀影响,一些道行低微的弟子此刻早已眼神空洞,充斥着血光。

    空陈久去未归,三台略显几分焦虑和不安,心念一动,袖袍挥过,手中已出现一柄长剑,宽长而漆黑的剑身上黑气弥漫。怔怔的望着手中长剑,三台自语道:“驱禽驭兽,感应万物生命,除了玉女,这世间还有何人能够如此?可是,她和北斗不是已经…?”眉头皱了皱,三台叹了一声,道:“冤孽啊。”叹罢,狠狠一咬牙,又道:“空陈火麒麟,南斗太和,三台将邪,北斗青刚,四大圣门名剑,如今缺了北斗青刚剑,真是孽缘呐。”

    盯着黑气升腾的将邪剑,三台忽地拳头一紧,手握将邪,重重的插在地上,杵剑而立,脸上一沉,昂望向夜空上的七条血龙,又回看向前方黑夜,面色如土。

    “祭品”再次跳入血池,祭坛反复几次震荡后,又是一条血龙腾空而起,八条血龙缠绕着,围成一个中空的漩涡,在那漩涡中,缓缓浮现出一个大鼎的虚幻摸样。大鼎出现后,血光直冲云霄,暴戾之气徒然蔓延。――轮回在诛仙二轮回百度贴吧,欢迎各位来此看最新更新

    正当祭祀有条不紊的进行时,人群后方,一道倩影目光凛冽的望着三台身边那个娇媚的女子,手中紧紧握住一块似石非石,似玉非玉的物件,狠狠一捏,物件划破手掌,殷红鲜血顺着手掌流出,鲜血侵染在物件之上时,竟是徒然消失,被那物件允吸一空。

    倩影脸上一抹不适划过,旋即双手合十,将那物件夹在其中,任其允吸自己的鲜血。片刻后,待物件变得血红之后,这才缓缓放开双手。而此时那血红的物件竟有几分灼烫,女子狠狠将其握在手中,深深的望了一眼三台身后的妖媚女子后,便转身朝谷外行去。

    三台身后,那娇媚的女子只觉怀中一烫,伸出玉手前去抚摸怀中一个似是什么东西的碎片的物件,细细看来,竟和人群后那道倩影手中的物件一样。摸到那物件后,触手所及处,一片滚烫。女子忽地一怔,全身不由颤了颤,红唇一抖,暗自惊道:“青蓉?”勉力压住惊骇,女子紧紧握住怀中物件,面色一变,化为媚态百出的妇女摸样,对三台娇嗔道:“三台*,小女子有点事要先去查办一下,回头再来观摩九龙化鼎异象。”

    “恩?你有何事要办?”三台疑道。

    “这个?实乃小女子闺中秘事,不便相告。”

    三台眉头一皱,无话可说,便点了点头。这女子外表妖艳,艳饰浓妆,口齿伶俐,又颇懂魅惑之术,想来对那春宫之也事乐此不疲,三台虽然对她这圣门同门还不甚了解,但从旁观察,此女虽艳,但俗不可耐,便也懒得管她。

    女子行了个礼节,便扭着纤腰朝前去了。行至远处。女子只三台时那娇媚之态徒然化为一阵冷冽和肃然,单单这般冷艳颜色,任谁也想不到她能装出那媚态百出的摸样来。待进入密林,女子忽地身形如风,朝谷外奔去,须臾消失在夜色中。

    待到女子走后,三台冷眼看向其身影,叹了一声,不屑道:“这一代的朱雀圣使怎成了这幅嘴脸。”叹罢,昂望着八条血龙中间的漩涡,隐隐间,巨鼎已得见其全貌。

    出得谷外,女子眼神越冰冷和急切,手中紧握碎片,急行若雷电,死死盯着前方,脸上浓妆背后泛着凄凉。

    苏青蓉面色有些苍白,想来是被那灼热的物件吸取了不少精血所致,出谷之后,便朝一处山峰奔去,不时回过头来看看后方,像是在等待什么。半晌后,抵达山峰,前方已是绝壁悬崖,无路可走。停下身形,苏青蓉脸色一沉,望向夜空,没有丝毫动作,便这么静静的站在崖边。――轮回在诛仙二轮回百度贴吧,欢迎各位来此看最新更新

    秋夜凄美,山河无声,落叶飘零之后,徒留不再挽留它的枝条随风而荡,不知站了多久,一阵深夜秋风卷起一片树叶,飘落在苏青蓉梢,只是她没有一丝察觉,就这般静静的站在那里,片刻后,忽地一只纤手轻轻为她拂去梢落叶,随即一声倍感轻柔的声音响起:“青蓉。”

    苏青蓉面无表情,手掌突然握起,其间还有几分颤抖,听得熟悉却又显陌生的声音,她沉默片刻,旋即忽地转身,腰间一柄短刀豁然而起,架在身后女子脖子上,冷冷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弃*?”

    刀在喉间,妖艳女子没有反抗,只是默默的低下头,不再说话,片刻后,眼角划过一滴眼泪,面上竟有几分悔恨,任脸颊上浓艳的胭脂如何遮掩,也掩不住那抹深深的忧伤。

    萧瑟的秋风依然自顾吹着,一次又一次拂起两个相貌极其相似的女子秀和长裙。

    不知过了过了多久,那妖艳女子才慢慢开口道:“或许我错了。”秀目中划过一丝凄凉,又道:“背负朱雀之名实在太累了,我只是想和明月一起远离这些纷争,但是*她…”说罢,眼中又是一行热泪随风而落。

    “住口,你竟为了一个所谓的正道男子背叛师门,还把朱雀印交给谋害*的圣灵宫,你难道忘了*对我们的养育之恩?”说罢,脸色一变,怒道:“我今天便杀了你,清理门户。”言毕,苏青蓉手中短刀缓缓在她喉间滑过一个小小的伤口,丝丝鲜血顺着短刀流下,随风飘落。只是此刻苏青蓉手臂颤抖,如何也不忍再将短刀往下划深半寸。

    妖媚女子缓缓闭上眼,竟不做丝毫反抗,叹了一声,脸上从容笑过,轻声自语道:“明月,我先走一步了,你要好好活着。”――轮回在诛仙二轮回百度贴吧,欢迎各位来此看最新更新

    望着这个昔日对自己爱惜有加的孪生姐姐这般脸色,苏青蓉再也不忍下狠手。当一滴鲜血迎风落在苏青蓉脸颊时,她颤抖的手臂终于缓缓放了下来,忽地转过身来,将短刀弃于地上,对着无尽的夜空和深不见底的绝壁悬崖便是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啸。

    身后娇媚女子缓缓张开双眼,看着妹妹,心生怜惜,便不由轻轻将苏青蓉抱入怀中,道:“青蓉,我知道你下不了手的,姐姐对不起*,也对不起你,等我救活明月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说罢,将怀中那块和苏青蓉手上一样材质的物件放在苏青蓉手中,淡淡道:“今后,你便是朱雀,凤和凰合二为一。诛仙之秘,从此便只有你一人能解开。”

    言罢,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向山下行去,走了一段,又徒然停下身形,背对着苏青蓉,轻声道:“青蓉,原谅姐姐将这朱雀之名让你一人背负。若是日后你爱上一个男人,便不要再去管什么朱雀,什么诛仙,什么正邪,否则,苦的,只有你自己。”说吧,纵身跃入黑暗。

    苏青蓉手中紧紧攥着两个似石非石,似玉非玉的碎片,望着她远去的身影,终于忍不住放下冰冷,放下伪装,忽地大喊道:“青媚,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离开我?”

    远去的身影没有回答,只有一行热泪悄然飘落。

    苏青媚走后,徒留一片萧索和凄然在这山峰上。苏青蓉眼中含泪,恨恨的望着她消失的黑夜,久久没有回过神。须臾,擦去眼中泪水,面色突然冰冷起来,眼神凄厉。h!~!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朱雀 (1),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