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臾,谢云龙和邵景愈行愈远,渐入谷内,随着深入山谷,周遭原本阴冷的气氛也有了些人气,只是这些人多半不说话,隐隐透露这一丝诡异。

    远处,一个建筑慢慢出现在眼中,走近后细细看来,像是一个祭坛,只是中间是个大池,方圆两丈有余,隐隐从中散发着刺鼻的气味,邵景闻见气味,不禁眉间动了动,细细辨认,竟是有几分血腥味,其中还夹杂着一些腥臭味,令人久闻欲呕。而在祭坛下,已聚集了大批人员,足有三四百人之多,看样皆是天*弟,这些人都是面露敬色,望着前方的祭坛,人虽多,却没无人敢发出只言片语。

    谢云龙显是不受约束,带着邵景找了一处角落,寻了一株大树靠了上去,眼睛紧紧盯着祭坛,邵景鼻动了动,又细细嗅了嗅,闻得那刺鼻的味道,不禁皱眉道:“谢大哥,那池里是什么东西?”

    谢云龙面无表情,看样像是陷入沉思,嘴角轻轻动了动,道:“血。”而后又加重语气道:“人血。”

    “满池人血?”邵景大惊,看着那祭坛,不禁脸上有点发白。这么大个池,得要多少人的血能填满?艰难的咽了口吐沫,邵景依然掩不住脸上的惊骇,问道:“他们要这么多人血做什么?”

    谢云龙缓缓扭过头来,看了看邵景,正色道:“献祭,为伏龙鼎献祭。”说罢,拍拍邵景肩头道:“别说话,慢慢看,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时了,他们快开始了。”

    话音刚落,祭坛上不知何时忽地闪出一道人影立在祭坛上,只见此人三十上下的样,正值壮年,气息内敛,令人丝毫看不出其深浅,显是道行不浅,再看其面部,竟没有一丝血色,苍白如纸,像是受了极重的内伤,久久未曾痊愈一般。

    那男人出现后,祭坛下数百号人同时下跪参拜道:“参见门主。”

    男人瞟了瞟众人,双手缓缓伸开向上抬起,霸气十足。随着男人双手抬起,下方天*弟随之一齐起身。无人敢发出一丝声响。

    邵景远远看着那白面男人,悄声问道:“谢大哥,那是什么人?”

    “天*主秦朗。”

    待天*弟起身后,秦朗向血池中望了望,轻轻挥手道:“时已到,开始吧。”

    说罢,其身后跃上来四名老者,同时躬身道:“是,门主。”然后同时起身,其中一人掏出一个虎形物件,朝血池一方跃了过去,另外三人也同时立于血池其余三个方向,待立稳之后,手持虎形物件的老者屈身将物件缓缓插向血池边上一个缺口,而看那缺口模样,竟是正好能将虎形物件*去,且完全吻合,分毫不差。待做完这些后,四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时点点头,继而手中幻化起复杂的手印。

    片刻后,手印一凝,大喝一声,同时按向血池各边缺口处。

    手印按下,祭坛顿时剧烈震动起来,血池中泛起可怖的红光,池中殷红的鲜血如煮水般翻滚起来。更是散发出刺鼻的血腥味道。

    邵景目不转睛的盯着祭坛上的变化,丝毫没有感觉到,身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些身着奇装异服的人,而在其中,一道冷艳的人影走过邵景和谢云龙身边时,忽地一怔,停下脚步,死死盯着二人望了过来。谢云龙感到几分异样,偏过朝那人影望去,这一望之下,竟也是怔了怔,旋即轻轻拍了拍身边少年肩膀,邵景缓过神来,朝谢云龙目光看去。与那道冷艳人影目光交接,登时大惊,倒抽一口凉气。从那人眼中,他同样看出了惊骇和疑惑,只是二人都没有只言片语,就这么呆呆的望着对方。

    不知这样持续了多久,祭坛上血光之色越来越甚,血腥腥味道也浓烈至极。秦朗死死盯着血池,眼中露出一丝疯狂之色,嘴角微微一动,道:“差不多了,带祭品。”

    随着他话语落下,祭坛后方的黑暗中,隐隐人影攒动,旋即走出一帮人来,这些人排成一排,由左右各两人领着,缓缓朝祭坛上走去。

    秦朗的声音并不大,但明显惊扰了对视的二人,邵景缓了缓神,也不管对面那无声而凄厉的眼神,终于转过头向祭坛看去,显是压不住胸中翻滚的惊骇和疑惑,问道:“谢大哥,她怎么会在这里。”

    谢云龙眉间倒竖,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此人不简单,但却看不出她什么来路。”

    见邵景转望向祭坛,那人影媚眼抖了抖,也转过头朝祭坛望了上去。

    只见缓缓走上祭坛的那一排人,身着血红上衣,行动迟缓,细细看来,这些人皆是眼神空洞无光,神情恍惚,似是没有心智一般。邵景数了数,足有四十有余。等那四十多人被带上祭坛后,当先的一人走到血池边,不待别人猜想他们究竟想做些什么,便是纵身一跃,毫不迟疑的朝血池跳了下去。

    人入血池时,没有任何喊叫和声响。只有那祭坛为之一震,血光之色轰然暴起,从那血池中忽地传出一阵低沉恐怖的吼叫声,仔细听来,竟是那传说中的龙吟之声。

    邵景望着这一幕,不觉手脚有些冰凉,这便是那所谓的献祭?用人命祭祀的献祭?一条人命就这么在这所谓的献祭中消逝了?

    然而还未等邵景回过神,又是一人纵身跃入祭坛。祭坛随之又震动起来,血光冲天。

    如此反复十余人以后,秦朗冷冷笑了一声,转过身朝后方黑暗中望去。眼光及处,一片漆黑,只是漆黑中徒然传出一阵清脆的拍手声。“好好好,天*总算不负重托,寻出了破解四象玄印的方法,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随着拍手声落下,黑暗中走出五人来,为首的是两位老者,其身后是两个年轻人,和一个美艳的女。

    待五人走出黑暗后,这看清其样貌,两位老者样貌平凡,与那街市上随处可见的老者一般无二,只是眼中炯炯有神,步履稳健。而那两人年轻人中,一人额头上纹着一只狰狞的蝎,一人手持折扇,肩头上蹲着一只猴。再看那美艳女,一脸的妖艳,眼中不时闪出一丝媚色。

    借着天*弟火把的光芒,邵景眼光落在那手持折扇的年轻人身上,先是顿了一下,眉头皱起,旋即又看向那美艳女。

    这一望只下,顿时大惊失色,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不自觉的转过头来,再望向与他对视良久的冷艳倩影,而她此刻也死死盯着那妖媚的女,眼中寒光闪现。邵景口中发干,喉间艰难的动了动,掩不住惊骇,念道:“怎么会?苏青蓉?h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六十七章 献祭 (4),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