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在一处深山丛林中,三道人影匆匆往前方山谷中窜去,忽地“咻”的一声,一道白光闪过,其中一道人影应声倒地,没有发出丝毫喊叫。

    “怎么回事?”前方两人察觉到异样,回头过来查看。

    待看到倒地之人,二人同时大惊,相互望了一眼,一人急道:“走。”

    话刚出口,又是一道白光射来,与先前一样,没有任何声响和挣扎,那人扑通一声倒地不起,一命呜呼。

    最后剩下一人呆呆望着地上的两具尸体,不敢妄动,全身颤抖不已。不知过了多久,树林中缓缓走出两人,细细看来,竟是两名女,其中为首的生得一张俏脸,冷艳动人,说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也不为过。

    待两人缓缓走近,为首的女冰冷的声音悄然响起:“天*的人?”

    那人怔怔的望着两个女,身体颤颤巍巍,脸上不知是什么表情,惶惶道:“是。”

    “那好。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女冷眼的望了望地上尸体,冷然道。

    那人重重点点头,道:“只要你们不杀我,我什么都说。”

    雪鸢脸上露出一丝鄙夷的笑容,道:“只要你回答的让人满意,我们自然会放了你。”旋即问道:“你们可是要赶去参加天*的神秘祭祀?”

    “是。”

    “这神秘祭祀有多少人参与?都有些什么人?”

    那人舒了口气,答道:“祭祀中每次参与的人都不一定,多则五六百人,少则三四百人,但本门上下凡是入门弟都要参加,此外还有一些其他门派道行高深的圣门中人。至于那是些什么人,我们这些底层弟,根本无从知晓。”

    风雅冷冷望了一眼那人,直望得他心中生寒,不敢多看她一眼,瑟瑟的将头低下。雪鸢继续问道:“在天*祭祀中,你可曾见过一个大鼎出现。”

    闻言,那人身体抖了抖,道:“小人的确在祭祀中见过一个若隐若现的大鼎,祭祀到得最后,大鼎缓缓浮现时,血光大振,气势磅礴,不禁令我们这些道行低微的弟血气翻腾,但是大鼎出现不到半个时辰,便又缓缓消失了。”

    听完那人回答,雪鸢看了看风雅,退到一边,不再说话。风雅也不说话,想来是在思考着什么。片刻后,那人喉间动了动,小心翼翼问道:“小人知道的都告诉二位了,若是二位没有什么问题再问小人,小人是不是可以…….”

    话未说完,一道白芒已穿胸而过,那人惊骇的望着自己胸口,艰难的抬起手指着两名女,断断续续道:“你们…你们…不是说…….”

    夜深人静,寒风呼啸,山高林密,三条人命便这般湮没在这黑夜中,没有掀起半点波澜和异样,待两道倩影消失在夜幕中后,又有两道人影从另一个方向朝血祭之谷靠近,待来到谷外时,走在前面的青年望着前方火光乍现的一处深谷道:“邵兄弟,前面便是血祭之谷了,那传说中的伏龙鼎,将会在那里出世。”说罢,拍了拍邵景肩膀,又道:“待去到谷中,若是有人盘问你什么,我会帮你拦下来,你只需说你是我同门师弟即可,切不可多言。都记住了吗?”

    邵景点点头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跟着谢云龙,向谷内行去。

    路上,林间一阵骚动,似是什么动物在朝同一个方向窜动。谢云龙察觉到异样,却没有细看,也没在意,只淡淡说了一句:“这些鸟兽此刻应该归巢了,怎么这般活跃。”

    邵景也察觉到一丝异样,开始没注意,过后忽地身体一抖,顿了一下,望着林间左右张望,似是想到什么,眉头徒然皱起,暗自道:“好熟悉的感觉!”旋即想到那个手持镜的出尘清丽女,不禁有些怔怔出神,口中不觉念道:“风雅?”

    “邵兄弟,你说什么。”谢云龙显是听到邵景说了点什么,却没有听清,问道。

    邵景哦了声,摇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动物们半夜还到处乱窜,有些奇怪罢了。”

    谢云龙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当先朝前而去。

    血祭之谷是这一代出了名的凶险之地,附近山民并不把这里唤作血祭之谷,而是只知晓有这么个地方,却没有为它起名,因为山民们都知道这是个不祥之地,没有人敢踏足此地半步,数百年来,凡是有胆量走近这山谷的山民,竟都尽数悄无声息的蒸发在这世间,所以再无人敢靠近这里,也没有人愿意提及它。久而久之,便成了一个无名之地,只有天*这样的魔教支脉不知为何把它唤作血祭之谷。

    谷内两面环山,剩下两面一面是入口,而另一门是绝壁深渊。谷长约数十里,宽十余里,谷内虽平坦,但因地势低洼,多生阴寒之物,湿地瘴气,阴冷毒物数数皆是,恐怕只有那众人口中诡异神秘的魔教中人会在此出没。

    时值时,谢云龙带着邵景急行至山谷入口,刚要踏进山谷,黑暗中一声厉喝响起“

    来者何人?”旋即不知从何处跳出两名大汉立于入口。

    谢云龙人未到而声先到:“青龙。”待来到谷口,又道:“青龙受邀赴会。”

    一名大汉看清谢云龙样貌,立即恭敬道:“原来是古圣教圣使传人青龙大人,小人眼拙,请青龙大人恕罪。”

    谢云龙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带着邵景正欲步入山谷。却被大汉拦住,看着邵景问道:“这位是?”

    “他是鄙人同门师弟。”

    大汉细细看了看邵景,疑道:“恕小人冒昧,据小人所知,青龙大人可不曾有什么同门师弟吧。”

    谢云龙眼中杀机徒然闪现,手中戒指隐隐泛起青光,盯着大汉道:“你天*主秦朗尚不能询问于本使,你是什么东西?若再多言,休怪本使辣手无情。”

    大汉闻言,望着谢云龙一脸怒色,心中骇然,面皮抖了抖,竟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喉咙动了动,咽了口唾沫,躬身道:“青龙大人息怒,小人也是例行公事,青龙大人莫要与小人计较。”说罢,又看了看邵景,眉头一皱,终于不敢再说什么,让开道路,恭身道:“青龙大人请。”

    谢云龙冷哼一声,带着邵景阔步踏进山谷。

    邵景见得这幅场景,暗自心惊,倒抽一口凉气。看那大汉摸样,显是谢云龙在这所谓的圣门中地位不低,但他为什么会蛰伏在玄天宗?为什么要隐藏如此之深?他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难道与他那所谓的使命有关?想来想去,硬是猜不透其底细,也更是对谢云龙刮目相看,不禁在心底默默念了两遍:“青龙?”旋即双眉倒竖,跟在其后紧紧盯着谢云龙,心中又琢磨起有关谢云龙的一切,而后眉头皱得更紧,心说:“谢云龙,你好深的城府啊。”

    待谢云龙和邵景走后,入口那名大汉挥手擦去额头冷汗,长长嘘了口气,正欲转身越入黑夜中时,另一名大汉忍不住问道:“牛师兄,刚那人是什么来头,竟在我天*地盘上如此跋扈。”

    姓牛的大汉吐了口浊气,淡淡道:“马师弟,你入门时间尚短,很多圣门之事你不知晓。”

    喘了口气,眼中露出一丝崇敬之色,道:“此人乃是古时圣门四大圣使青龙传人,说起青龙圣使,那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他与如今青云圣山上名震天下的圣门巨擎圣灵宫的创派祖师有着莫大的关系。数千年前,圣灵宫祖师欲与青龙,朱雀圣使共同统一圣门,奈何二位圣使看破世俗,无心功名,自顾云游神州去了,且每一代圣使只收一名弟,沿袭圣使之名。那时,圣灵宫祖师便向整个圣门言明,圣门中人不得与四大圣使为敌,尤其是青龙和朱雀圣使,甚至,这条不成文的规矩已被写入圣灵宫门旨,几千年来,只要圣灵宫尚存于世,便无人敢打四大圣使的注意。”想了想又道:“我偶然听本门长老提过,近几百年来,四大圣使都没有再出现在世间,但数年前,刚这人手持青龙圣使信物前来天*,称对门内祭祀颇感兴趣,欲前来观摩,门主见那信物,又见他展示出的一身古修*,确是青龙圣使不传之秘,不敢怠慢,便任由其出入天*,索性这些年来也没有出过什么乱,便无人过问此人了。”

    听罢,那姓马的天*弟哦了一声,不由得望向谢云龙和邵景消失的方向,眼中划过一丝崇敬之色。h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六十六章 献祭 (3),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