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呼呼吹过,不禁令人寒意骤起,天上人间本就高高耸立,再加上秋日寒风渗人,甚是阴冷.而此刻楼顶几人中,心中无不如秋风般冷然,楼中鸦雀无声,颛顼和狴犴陷入沉思,风雅等人无人敢出声打搅。

    片刻后,颛顼一只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发出咚咚咚的声响,狴犴盯着牌位,脸上有些阴沉,摸了摸鼻梁,终于打破宁静,念道:“青云门诛仙剑与魔教伏龙鼎大战后双双失去踪迹,如今伏龙鼎出现在这万妖谷,现又有青云门的消息,这之中会不会有什么秘密?”

    颛顼忽地停住敲打桌面的手指,盯着狴犴,脸上严肃,慢慢道:“诛仙剑,伏龙鼎,青云门,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联系,只是现在我们掌握的消息太少,不足以知晓其中内情。”顿了顿,转向风雅,冷冷道:“雅儿,细查这个姓邵的少年,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揪出来。”

    风雅正望着那块牌位有些恍恍出神,一脸惊色,听得颛顼命令,缓过神来,应了一声是,便又看着那个牌位,手中不知何时已攥住那面镜,且愈握愈紧。

    站在她身旁的雪鸢眉头紧锁,嘴角动了动,似是要说点什么,却还未说出口,哪知风雅一个狠厉的眼神望来,竟硬生生将雪鸢到嘴边的话逼了回去,再不敢有丝毫动作。

    未几,楼上又有两人火急火燎的冲了上来,待见到颛顼,狴犴时,皆是一惊,旋即如苍狼一般单膝跪地齐声道:“弟飞鹰,火狐拜见二位老神仙。”

    狴犴“恩”了一声,问道:“天*查得如何了?”

    火狐望一眼风雅,旋即答道:“弟二人从万妖谷一代的魔教支脉查起,发现百毒教和天*有莫大的联系,继而顺藤摸瓜,抓到一个天*底层弟拷打询问,如今已收获颇丰,从那人口中,我们已得到可靠消息。”

    “哦?什么消息?”颛顼冷冷问道。

    “就在今夜时,天*又将进行那神秘祭祀,而地点,就在离此地不到二百里的深山中,魔教中人唤该地为血祭之谷。据传,该地凶险异常,毒物妖兽时有出没,寻常人等不敢踏足半步,且谷外一条深渊之外,便是凶名远播的万妖谷。”

    听罢,狴犴冷哼一声道:“什么血祭之谷,凶险异常,魔教跳梁小丑为掩其面目,装神弄鬼耳。”

    颛顼轻轻抚了抚白须,脸上泛起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念道:“魔教神秘祭祀,血祭之谷。伏龙鼎终于有点眉目了。”旋即脸色一变,厉声道:“风雅,今夜你便去这所谓的血祭之谷,看一看这些魔教妖人在搞什么花样。待有任何消息,即时向你师尊和我回报。”顿了一下,诡笑道:“切记,不可打草惊蛇,你暗中行事,兴许只有他们知晓寻出伏龙鼎的方法,待他们有所收获时,我神仙会来个黄雀在后,坐享其成。”

    狴犴斜着眼看看颛顼,点点头道:“兄长所言极是。”又转向风雅道:“雅儿,你便去细会会这些魔教小丑吧。”

    风雅应声拱手道:“弟得令。”言罢,不再多言,转身朝楼道而去,雪鸢跟在其身后,消失在楼道中。苍狼,飞鹰,火狐面面相觑,齐声道:“我等前去保护风神大人。”

    三人说完,刚欲转身,颛顼却是一摆手道:“不必了,此去人少为宜。人多手杂,反而更易暴露行踪,风雅的手段你们都知晓,在此静待就音即可。”言毕,又端起茶杯,细细品起茶来。狴犴似是对品茶毫无兴趣,一口气喝完杯中茶水,也不说话,起身来到窗前,负手而立,昂首眺望苍穹。

    入夜时分,白虎城中热闹非凡,熙熙攘攘的街头,人群中两道倩影一闪而过,步履稳健,急行如风,过处引起不少人回首相视,却看不见二人踪影,徒留一阵清香扑鼻而来。

    路上,两道倩影不曾有丝毫言语,雪鸢似有什么心事不吐不快,终于忍不住问道:“风神大人,雪鸢有一事不解,请风神大人明示。”

    风雅步伐慢了几分,摸了摸手中镜,道:“我知道你心中疑问。”

    想了一下,又道:“我若不与你说明,恐怕你会耿耿于怀吧。”说着,轻叹了一声道:“其实,我是有意隐瞒那邵景的事情。他绝不是我们看到的那般简单,别的不说,单单他身边那只古怪的小猪,就连我都看不出它的来路,此物天地间绝寻不出第二个来,我在它身上感应不到一丝一毫的灵气和气息,倒更像是一种死物,但它分明能感应到我的精神,并与我对抗,而且丝毫不逊于我。但凡天地间一切活物,我都能感应到它的气息,甚至传说中的神兽也不例外,但是这只小猪,却不在此列,甚是古怪,我对它有着极强的兴趣。此其一。其二,你注意到他手中的镜了吗?”

    雪鸢眉头紧锁,点头道:“恩。”

    “他手中的镜与我手中的太阴镜一样,是一面神器阴阳镜的另一面,名唤纯阳镜,又有人叫它阳镜,乃是一件不世出的奇物,其中传承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我还很小时,没有拜入神仙会之前,偶遇了一位算命的老人,他送我这面镜时,跟我说了一番话,也正是这番话令我对那少年顾虑重重。”

    说罢,风雅忽地停住脚步,转向雪鸢,轻轻拉起她的手正色道:“雪鸢,你我从小便情同姐妹,虽有主仆之名,却也有名无实,但凡有什么事情,我都没有欺瞒过你。对吗?”

    雪鸢点点头,应道:“风神大人对雪鸢大恩,雪鸢铭记于心,不敢相忘。”

    风雅淡淡一笑,又道:“不知为何,我有一种莫名,且奇怪的感觉,不能将那手持纯阳镜的少年置于险地,所以,请你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好吗?”

    雪鸢舒了口气,嘴角划过一丝浅笑,望着风雅,点头道:“好,不管您做什么,雪鸢都不会背叛您,都能为风神大人百死而不悔了,还在乎保守这小小的秘密吗?”言罢,风雅和雪鸢同时会心一笑,也不多说什么,转身飞奔到夜色深处。h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六十五章 献祭 (2),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