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景一惊,心下暗道:“青云山?”

    他曾听酒鬼师傅说过,青云山人杰地灵,天地灵气旺盛,物产丰盈,山岳绵延入云端,而各种天材地宝更是层出不穷,在山中*,神清而气顺,事半而功倍,乃是修道者争相前往的极佳之地,在此地开宗立派,上得天时,下得地利,人丁兴而再得人和,可谓是人辈出,无往不利。\\w.caizige//数千年前,青云门便是在此地立稳根基,发愤图强,孕育出一代代天之骄,叱咤风云,此中虽几经兴衰,却从不曾断过香火,试问天下各派各家,又有哪门哪派能有这等底蕴与气魄,力抗魔道数千年而不卑不亢,弟安在。纵观古今,历数前尘,唯青云一门而已。

    在酒鬼师傅口中,青云门纵然是天下正道魁首,却也经不起魔教屡次进犯,终于数千年前在一场古今以来最惨烈的正邪大战中因失了镇派至宝诛仙古剑,又一众门徒死伤殆尽而日渐衰落,后又再次遭到魔教围攻终至门墙崩塌,独留几支散落在天下各地的青云支脉。

    一些古籍野史中亦有记载,“魔教再得伏龙鼎,重整旗鼓,各脉相争,终统一,矛头直指青云,攻之,青云不敌,遂崩。”

    在那场大战后,魔教势大,青云一门之力再无力抗衡,最终失了山门,为魔教所占,魔教盘踞在此,不知过了多少年月,百废俱兴,成为如今名动天下,鸟瞰苍生的魔道巨擎圣灵宫。

    青云虽灭,但*在外的各支脉却仍信守门旨,修身养性,奋力于驱除妖魔,且屡有豪杰现世,终不曾俯首于任何宗门。而纵观数千年青云门史,真可谓是,青云山上,浩气长存,崩墙之外,余韵犹在,待山河再归时,举剑指苍穹。

    心中怀着对青云门的一点崇敬,邵景升起一丝难以察觉的自豪,当记起自己乃是青云后人时,虽不在乎这个身份,但这一丝不可察觉的自豪还是油然而生。听得谢云龙说起青云山,便不自觉的拳头轻轻握紧,又似想到什么,轻叹了一声,又缓缓将手掌舒展开来。

    见邵景若有所思的模样,谢云龙拍拍他的肩头,道:“这些所谓的正邪,所谓的古修洞府,很快便与你和小雨无关了,我便也不多说了,此地不宜就留,我们快些走吧。”说罢,二人加快步伐,渐行渐远,须臾消失在这片密林中。

    行在路上,二人略显安静,时不时说些无关紧要的话,缓和一下气氛,但脸上面色都不好看,尤其是谢云龙,时而眉头紧皱,时而长舒一口气,想来是在思考什么,担忧什么。

    日落西山,黄昏将至,二人不知走了多远,邵景看这方向,乃是朝小湖城东郊行去,便忍不住问道:“谢师兄,我们这是去往哪里。”

    谢云龙停下身形,指了指前方,笑道:“看到前面的村庄了吗?有人可是在那里等得揪心呢。”旋即又道:“昨日我把清河,天*,百毒教,和苏青蓉诓骗玄天宗的那番说辞细细想了一遍,终是放心不下邵师弟,便一早就让小雨先到这里等待,我去把邵师弟找来。这发现暗中跟踪的陆常二人。说起来,你逃过一劫还真是有些侥幸呢。”

    邵景不可置否,淡淡一笑,又谢了一声。心中却暗说,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说不定把我弄到这里来,是居心叵测也不好说,没见到小雨之前,我还真不相信这些。

    瞅了瞅谢云龙,邵景不觉生出些警惕,他与谢云龙也算是经历了生死的交情,但听完林中那年轻人的话,还有谢云龙种种诡异的表象,终是不敢轻信于他,所谓小心使得万年船,邵景深知,若不是处处小心,步步为营,他早已不知埋骨何地了,想罢,不经手中暗自握起阳镜,心中暗自思量各种可能,以策万全。

    面上挤出一丝笑容,邵景也不说什么,便跟上谢云龙朝村庄奔去。

    未几,二人步入村庄,眼见村民忙碌于田间,一片淳朴和谐气氛,邵景轻嘘了口气,待来到一处屋前,谢云龙在门上轻轻敲了三下,顿了顿,又敲了三下。半晌后,嘎吱一声,屋门渐开,一位清纯无邪,美丽脱俗的少女出现在眼前。

    见少女开门,谢云龙长长舒了口气,笑道:“小雨”

    哪知少女眼中含泪,见得谢云龙和邵景立于门外,似久旱甘霖的细雨,悄然泪下,一拥而上,紧紧抱住谢云龙,带着几分激动和哭腔道:“哥,你们怎么来,我以为…….”h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六十一章 伏龙鼎 (3),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