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叫声不绝于耳,顿时火光冲天,无情的焚烧这这具躯体。<a href="“他想偷袭我,我只是自卫罢了,若是我手脚再慢些,如今倒在地上的人便是我,陆师兄不必紧张。”

    陆常狠狠瞪了他一眼,压住心中惊骇,狠狠道:“好狠的手段。”说罢,盯着邵景左手望了望,只见邵景左手缓缓缩回,手中一些莫名的黑色纸末渐渐洒落。陆常一怔道:“你是术士。”旋即暗道,难怪姚信突然就烈火焚身,原来是被术法偷袭,而且是这么近的距离,避无可避。

    邵景瞅了瞅陆常,冷哼一声道:“狠?他出手偷袭我时不也是那般狠辣?”说罢,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姚师兄已死,不如我们还是谈谈这笔交易吧,灵器有多珍贵,想必陆师兄比小弟清楚得多,眼下只有你我二人,今日之事只要你我守口如瓶,断然不会有第三人知晓。所以只要陆师兄放我离去,这赤心钵便唾手可得。”

    一边说着,邵景慢慢捡起那具焦黑的尸体手中的痴心钵,脸色突然一变,冷然道:“若是陆师兄想要如姚师兄一般杀人夺宝,那结果可就两说了。”言罢,望了望那具焦黑的尸体。

    陆常双眉倒竖,脸色忽晴忽暗,思索片刻后,道:“好,你且将赤心钵扔过来,我便任你离去。(看小说就到叶子·悠~悠<a href="“一言为定。”说话间,将赤心钵丢了过去。

    赤心钵刚刚离手,邵景身后便是一道火光闪过,右手中一面镜子上熊熊燃烧的烈火瞬间凝成火球,大喝一声,朝陆常狠狠砸去。

    烈火熊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袭去,火球及处,叶落枝枯,火球出手后,邵景长长吐了口气,喘起粗气,想来是刚才运用符纸催动火球术消耗颇大,又使用阳镜再次施展火球术,此刻终于压不住疲意。只是口中虽大口喘气,双眼却死死盯着火球袭去的方向。

    邵景双眉一皱,只听得一声闷响猛然而起,远处火花四溅,火球砸入林间,燃起周遭草木,顿时烈火燎原,势不可挡。半晌后,前方没有除了草木燃烧的声音,再无其他声响。邵景眉头紧锁,手中阳镜握得更紧,半晌之后,终于目光一寒,喝道:“小猪,快跑。”喊罢,转身拔腿就跑。

    眼见偷袭不成,火光背后一道衣衫褴褛的身影飞速窜出,口中大喝道:“小杂碎,哪里走。”

    邵景逃跑的速度明显没有陆常奔袭来的快,一眨眼的功夫,人影已到身前,邵景大惊,顺手抡起阳镜带着微弱的火光砸了上去。(看小说就到叶子·悠~悠<a href="“小杂碎,你以为见你偷袭姚信之后,我还会中同样的招数?我早料到你会使阴招,所以根本没有去接赤心钵,而是早早做好防范。哼哼,纵然你火球术威力不俗,但只要躲过你的偷袭,近身厮杀,你这不入流的术士,根本不是我的一合之将。”说罢,舔了舔嘴唇望望远处的赤心钵,嘿嘿笑道:“只要杀了你,赤心钵就归我了,再提你的首级回去请功,一举两得,真是快哉。”

    陆常一边阴笑着一边握住法决,不待邵景有丝毫反应,便是一掌朝邵景袭来。邵景大惊,大喊道:“小猪,拦住他。”

    “恩?”陆常略微迟疑,只见一头小猪不知何时已然飞速冲了过来,不觉间已蹬地而起,朝他撞了上来。陆常也是眼疾手快,喝了一声:“螳龘臂当车”,袭向邵景的一掌猛然变向,朝撞来的小猪狠狠的劈了下去。

    砰然一声闷响,陆常倒退几步,心中暗自吃惊,这看不起眼的一头小猪,一撞之下力道居然如此之大,若不是这一击之下运足了八成功力,恐怕被它一撞还要吃一记暗亏。与陆常相比,小猪的情况却是惨然得太多,陆常这一掌非同小可,小猪纵然皮糙肉厚,此刻也被震得飞出几丈开外,重重的落在在地上几个翻滚后,猪脚蹬了蹬,挣扎着站起身来,旋即踉跄的走了两步,四肢不稳,身体歪了歪,便倒地不起,生死不知。

    邵景见状,一声惊呼:“小猪。”正欲挣扎着起身朝小猪扑去。不远处的陆常冷笑一声,再次掐住法决朝他袭来。

    邵景大惊之下,正欲催动阳镜,奈何全身上下再无一丝气力,加上挨了一拳,更无反抗之力,只能瘫软在地上,如待宰的羔羊,又如鱼上砧板,任人宰割。若是任由陆常一掌劈在身上,邵景小命休矣。

    眼见陆常身形将近,邵景眼瞳张大,眼中惊骇不言而喻,但精疲力竭又伤重之下,他实在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他从未离死亡如此近过,混世至今,为了保住这条对他人而言可有可无的小命,他偷鸡摸狗过,不择手段过,危难之时,甚至将与自己相依为命,也是唯一的同伴小猪推上前去当过挡箭牌。他从不曾绝望过,如果能保住小命,即使再*再*的事他都可以做,在他心中,没有人情,没有世故,没有正邪,更没有情感,有的,只是想活下去的那份期许和到蓬莱仙山看那“沧海日出”的遥远梦想,只是如今,面对这袭来的人影,他绝望了,他再无还手之力。

    远处火光冲天,林间阴风凛凛,仿若奏响了他最后的乐章,不知为何,在这生死之际,邵景心中念的,竟不再是自身安危,而是那只屡次吃光他所有财产又时常令他恼怒至极的小猪。

    不觉间,只见他猛然回头,往向远处不知生死的小猪,念道:“对不起了,小猪,我不在,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言罢,邵景终于轻轻闭上双眼。

    几乎在他闭眼的一刹那间,只听得一声尖叫响起。邵景听得叫声,猛然睁开双眼,回过头来,望着眼前这副令他又惊又喜,又不知所措,不明所以的场景,忽地全身徒然一震,望向陆常身后。

    陆常停在邵景一尺之外,一双眼中尽是惊骇的望着自己胸前,只见一柄鲜血淋漓的长剑将其穿胸而过,鲜血正沿着剑刃流淌,又悄然滴落。

    陆常艰难的咳嗽两声,缓缓转过头来望向身后,旋即眼瞳徒然张大,心中骇然比之邵景又过之而无不及,登时大惊道:“是你?”又咳两声,带着无尽的不甘和疑惑问道:“为什么?”

    推荐一本好看的新作《狗神》,稳定更新,质量还不错。闹书荒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呵呵。欢迎收藏订阅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五十七章 阴谋 (4),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