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两个女子消失的方向,邵景定了定神,轻轻抚摸着怀中的小猪,若有所思,随即暗自念道:“风雅”。

    看看这片冰冷的天地,邵景不自觉的脸上一阵抽搐,手中紧紧攥着那面镜子朝玄天宗的方向掠去。

    轻轻推开房门,邵景长长舒了一口气,这一日当真是有些怪事连连,莫名其妙,不过所幸都是有惊无险。摸了摸小猪,想到它变化成那般模样,还与那名叫风雅的诡异女子抗衡的场景,不由得背脊一凉,冷汗直冒,而心中的疑问却也不比惊骇少到哪里去,今夜的这种,无不超出了他的所见所学,无从解答。

    将小猪轻轻放在床上,刚准备细细看看这吃货是否受伤,却是听得一声淡淡的呼呼声悄然而起。邵景一顿,旋即嘴角一斜,放下悬在心中大石,眼角抖了抖,笑骂道:“好你个死猪,竟然睡着了,害我白白为你担心那么久。”

    无奈的摇摇头,回想起小猪被漫天的冰锥淹没,不知生死,还有那支光箭射向小猪,命悬一线时的情景,邵景不觉心头一阵阵刺痛袭来,竟没料到当时自己会心痛至斯,完全不顾自身安危选择挺身而出,面对那两名诡异的女子,自懂事至今,除了自己,他哪里为谁如此担忧和愤怒过。(看小说就到叶子·悠~悠<a href="“我跟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古修洞府中那祭坛上若隐若现的一行大字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反复念了两遍,邵景一笑,天地既然不仁,任万物自生自灭,我又何须感叹什么,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若不和他们一样狠辣,不和他们一般挣扎,又何以保住这蝼蚁一般的性命,所幸我还有小猪伴着,却也没悲惨到只能一人在这世道上为了生存混迹挣扎。自嘲一笑,邵景暗自道:“管它什么情意,什么人性,什么正邪,什么人情世故,什么世态炎凉,我自顾走自己的路罢。”

    半晌后,听着小猪呼呼的睡声,邵景轻轻帮它盖上被子,轻叹了一声,眼神落在那面阳镜上。

    说也奇怪,这镜子自然处处透着神秘与诡异,邵景纵然眼力超群,博览群书,却也从未听过这个物件,若不是为救小猪,情急之下胡乱将灵力注入这面阳镜,无意中在心念转动间竟施展出火球术,他决然想不到这面镜子真正的秘密就在于此,再回想起风雅手中那面与阳镜颇为相似的镜子和她施展的术法,他大胆做出判断这是一面不使用任何符篆而充当施法媒介的法宝。

    想及此处,邵景全身一震,双手不由得颤抖不已,嘴角一抖,失声道:“法宝?这竟然是一件法宝。比灵器还珍贵百倍千倍,令诸多修士术士为之发癫发狂的法宝。”

    “怎么会?那个老头,怎么会就这般送我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无名小卒一件法宝?”

    邵景一阵激动,一阵*,那患得患失的表情,第一次出现在这张从来都保持冷静的脸上。末了竟是呆呆盯着镜子,心念急转,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不知过了多久,屋内烛火翩然摇曳,一丝凉风从窗外袭来将他惊醒。激动狂喜之后,邵景二话不说,掏出流云袋中的青符纸,接着烛火的辉耀,疯狂的描绘着那不知道画过多少次的符文,不知为何,平时画的极慢的符文,今日竟一口气画出了六张,火球术三张,水箭术一张,绿毒两张。旋即吐出一口浊气,休息片刻之后,眼中一道寒光闪过,一手按在一张火球术符篆上,顿时红芒大振。

    如此持续了半晌,邵景缓缓将手放开,目光一寒,落在阳镜上,手掌一翻,将其紧紧握在手中,随即心中暗暗掐住火球术要诀,手中灵气疯狂灌入阳镜,顿时阳镜上红光大闪耀,涌动的火焰跃跃欲试,飘然摇曳,慢慢形成熊熊燃烧的火焰,仿若不待邵景施法,就要跳出镜子,袭向前方。

    “果真如此。”邵景一脸喜色,自语道。

    如此反复多次,中间没有出现任何差错,只是在用阳镜施展水间术时,分明感到这水剑术威力大打折扣,甚至连那预想中的细微水箭都没有出现。

    邵景感到不妥,似乎哪里出了问题。左右思量,这才恍然,嘿嘿一笑,念道,好一个阳镜啊。

    推荐一本好看的新作《狗神》,稳定更新,质量还不错。闹书荒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呵呵。欢迎收藏订阅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五十四章 阴谋 (1),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