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六日雨过天晴

    离为重被杀一事已过去一日,邵景被软禁在自己的房中,不时就有人来向其盘问。所问之事莫不与卫重一事有关,来询问的人上至掌门真人,清河长老,下至执法弟子,但邵景的回答却始终只有一个,“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碰巧路过那里,旋即回山报信罢了。”来盘问之人,或信或不信,皆是悻悻离开,毫无收获。

    白虎城中,街道深处一座高楼之顶,一位老者负手而立,眺望这偌大个白虎城,目光凄厉,似是在等待什么。这是白虎城中最高的一座楼宇,名唤天上人间,乃是白家一处生意颇为红火的产业,楼内经营各种生意,上至典卖各种高级丹药,灵草,更不乏各种*法决,下至赌场妓院,茶座包厢,应有尽有。往来的各路商人,散修也是络绎不绝。

    一道人影不知不觉出现在老者身后,刚欲说话,老者先缓缓转过身来,笑道:“这天上人间确实名不虚传,老夫今日也是专程来这白虎城最高最繁华的楼上瞧上一瞧,还果真有几分身处天上的感觉,将这白虎城几近尽收眼底。”

    “白家主果然好手段啊。”

    白世昕赔笑道:“月公谬赞了,这小小的天上人间怎入得月公法眼。”

    月公呵呵一笑,语锋骤转,淡淡道:“如若白家主不弃,日后这神仙会分会便设在这天上人间,总领白虎城内神仙会各处产业,你看如何?”

    白世昕略微一震,脸上一丝不快闪过,却是立刻笑语相迎道:“承蒙月公抬爱,看得上这天上人间,那从即日起这里便交由神仙会打理,白家便不再染指此地,月公以为如何。”

    月公看了看他,长笑道:“白老弟言重了,老夫断然不是夺人所爱之人,只是日后在白虎城行事,总要有个聚散之地,我看这天上人间不错,便厚着面皮向白老弟索要。倒觉得有几分老脸无光了,不过白老弟放心,今后这白家就是神仙会,都是自家人,但凡有援手之处,我等当为白老弟身先士卒。”

    白世昕暗自道:“这场面话我也会说,这天上人间你想要就要,何曾将我白家放在眼里。”只是脸上却是挂满了晦涩的笑容道:“月公折煞白某了。

    月公脸上笑容突然消散,变得严肃几分。转过身望向远处,淡淡道:“其实老夫唤白老弟来此还有一事。”

    “月公请讲。”

    月公脸色又严肃了几分,冷冷道:“今晨狴犴神大人有话传到。”

    白世昕脸色一变,小心翼翼问道:“狴犴神大人有何吩咐,我白家定当竭尽所能为老神仙办妥。”

    “狴犴神大人要我等细查天*,纵然是掘地三尺,也要将与其有关联的一切事物揪出来。”缓了缓,语气徒然加重,狠狠道:“不惜一切代价。”

    白世昕为之一怔,额头冷汗微渗,面色忽晴忽暗。“敢问月公,这天*究竟什么来头,竟能令狴犴神大人如此看重。”

    月公脸色微变,斜着眼看了白世昕一眼,冷冷道:“狴犴神大人的意图岂是我等能擅自揣测的。”“另外,那个小邵可有消息了?”

    白世昕面露难色,“这!”

    “但说无妨”

    “此人行踪还未查出。这个小邵在南山城中混迹,名唤邵景,原本认识他的人也不在少数,只是自从他在城中消失后,便无人知晓其行踪。我白家正加派人手四处查探,却是始终寻不到其行踪,一日时间确实短了点。不过,有一事已经确定,就是马老七和李龙的确是这邵景所杀。”

    “哦?”说来听听。

    “马老七和李龙失踪当天,这个邵景在一个商铺中花了2佰灵石买了两枚黑黄针,便不知去向,而当晚这三个人就人间蒸了。从马老七和李龙没有被化掉的尸体伤痕来看,确是死于黑黄针。”

    闻言,月公冷冷一笑道:“既是如此,便能确定这邵景确实还活着,那就有劳白老弟继续追查此人了。”旋即又道:“务必将其给我找出来。另外,不日将会有一批神仙会弟子受命前往白虎城,协助我等追查天*和这小邵,届时白老弟若有需要,尽可求助于他们。”

    白世昕脸色登时大变,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连连点头称是,却不敢多问一句。

    月公挥挥手道:“神仙会分会成立在即,老夫手上还有诸多事宜有待处理,天*及那小子的事便劳烦白老弟了。“言罢,不待白世昕回答,就径直朝楼下而去。

    天上人间阁楼之顶,白世昕独自站了许久,暗自松了一口气,饶是以他这身经人世百态,在白虎城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此刻都压不住胸中惊骇,狴犴神是何等人物,对他来说,那几乎是只存在于传说中近乎神话般的存在。眼下这神一般的人物竟为了一个小小的天*大动筋骨,莫非与那神秘祭祀有关?想即此处,白世昕不敢擅自揣测,只是口中暗暗念道:“天*,邵景…………”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三个七章 嫁祸(4),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