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还是不买?

    这个问题纠结了邵景整整一天,直到太阳西沉天风楼打烊时分,他仍然没有得出一个清晰的结论。

    邵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满心渴望着赚钱,在他心中已经把自己能够做到的所有赚灵石的法子都想了一遍,却又无奈地一一否决,他甚至还想过重新学当初在天青山脚下种植灵草,反正他现在修习了冥思术后灵力远比当初充沛,但显然这世上并没有一日速生的灵草存在,远水难解近渴。

    心事重重地走在大街上,邵景有些茫然,心中一点头绪也无,直到他走神状态下一个不小心踩到了在一旁跟着的小猪,一脚踏在了小猪肚皮上。

    小猪登时惨叫一声,吓了邵景一跳,连忙跳开,俯身把小猪抱了起来,小猪嘴里哼哼哼咕哝着,在他手臂间摇头晃脑翻白眼地装死,邵景随即想起这慵懒吃货已是牛皮糖般坚韧厚皮,连妖兽魔牙狼的利齿都不怕了,哪里还会在乎这不经意间一脚的伤害,便没好气地随手一扔,将小猪扔了出去。

    小猪摔在地上滚了两圈,看起来有些生气,哼哼哼哼*了几声,不过显然毫发无伤。只是过了片刻,它忽然住口不言,看见自己的主人面上慢慢露出有些奇怪的表情,在自己面前蹲了下来,然后从头到脚细细打量着什么,面上露出几分思索之sè,而且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越来越亮。

    小猪下意识地感觉好像什么事情有些不对劲了,然后便只见邵景以拳击掌,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咬着牙发着狠,低声说了一句:“妈的,连老侯那样的人都拿命去拼,老子为什么不行。拼了!”

    说完,他一把抱起小猪,却是转身向着长街的另一个方向走去,原本他和小猪走的方向是出城的路,现在却是相反了。一路上邵景好像轻车熟路,很快走到了上一次自己购买黄符纸的商铺,但走到门口时他明显又犹豫了一下,迟疑片刻后,他摇了摇头,没有进去,而是又向前走了几步,另外找了家商铺,然后走进去花掉了自己身上最后的一颗灵石,换来了两张青符纸。

    “走罢,回山了。”

    邵景对着守在一旁的小猪挥了挥手,看起来有几分决绝的悲壮,小猪则是莫名其妙地看着折腾的主人,哼哼两声,跟了上去。

    回山之后,入夜时分,邵景又一次坐在桌旁,面前两张青绿sè的符纸安静地放在桌面上,在烛光下反shè出有些奇异的光芒。装着鲜红的yu凤兰汁的罐子放在一旁,平静心神之后,邵景拿起笔蘸了药汁,脸上决然之sè一闪而过,提笔画下了符文的第一笔。

    房间里飘dàng着安静而隐约有些紧张的气氛,但结果看来不错,两张青符纸上的符阵都顺利完成了,剩下的,便只有刻符这最后一道工序了。

    今晚,小猪似乎也感觉到一丝异样,到了这个时候仍然没有入睡。它没有像平日那样吵闹,而是安静地趴在床上,两只黑白相间的小眼睛默默地看着坐在桌边全神贯注的邵景。

    火光亮起,在主人的掌间,那一脸决然的神sè,将火球缓缓向下压去。小猪在床上有些不安地动了动身子,注视着邵景所做的一切。淡淡的金sè火球,亮起、微暗,又亮起,再微暗,每一分每一丝的cào控都显得那样精细与缓慢,邵景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一双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那团火球。

    小猪觉得有些不舒服,慢慢后退了些,钻到了被子里,但又从被褥的缝隙间探出小脑袋继续向那边看着,看着,看到那火光猛然亮起,看到主人霍然站起,再看着他气急败坏神情如困兽挣扎;过了一会他的心情平伏下来,又再次坐回位置,然后咬着牙,狠了心,再一次重新开始。火光,又一次的亮起

    小猪有些惘,它搞不懂邵景究竟在干嘛,然而远处桌上那些动dàng的灵力中似乎有种令它畏惧的力量,让它不愿靠近,而邵景在灯下有些扭曲的脸看着也很不舒服。小猪犹豫了一会后,慢慢把脑袋缩了回去,藏到了被子中。

    被窝是温暖而柔软的,那种接触全身肌肤的温柔触觉,无论怎么躺都让猪舒服极了,小猪很快把那一丝不快驱赶出自己的心底,开始沉溺于这种快乐,随后渐渐的眼皮打架,忍耐不住这种舒服所带来的睡意,眼睛合上,就要安睡而去了。

    就在这半睡半醒糊糊的时刻,,忽然,被子被人一下掀开,登时一股凉意窜了过来,让小猪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抬头望去,只见邵景在床边坐下,像是精疲力尽般一下子倒在床上,然后顺手将小猪抱在自己怀中,轻轻摸着它的脑袋,片刻后,只听他见他低声缓慢地说道:

    “好了,小猪。等到明天晚上,我们两个就去拼一场吧!”

    烛火一阵摇曳,小猪抬眼望去,前头那张桌上原本有的两张青符纸中,一张已经化作灰烬,而剩下的一张完好无缺,符文鲜红yu滴,在符阵中央原本空白处,此刻已经多了一个神秘的金sè火焰图纹,一股强盛的灵力,正从这图纹上缓缓散发开去。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一十一章 拼命(2),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