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师姐,早啊。”

    “咦,是邵师弟,你今天怎么会跑到我这里来了?”

    “这不是还没开门,有点空闲时间我随便溜达一下嘛,顺便过来看看。”邵景笑着对站在一处柜台后的一个玄天宗女弟子说道,“最近你这里生意好不好啊?”

    周师姐真名叫周秀秀,看着身材微胖,眼下有几粒细小雀斑,但姿sè不错,特别是一双眼睛如桃花似的,柔媚动人,在玄天宗一众弟子中,也算是有些名气的小小风流人物。此刻看邵景过来搭讪,她嘴角露出几分笑容,横了他一眼,道:“不好呢,谁叫我运气不好,分到的是符纸杂务的柜面,这买的人本就不多,这些日子天气又热,生意就更差了。”

    邵景笑道:“反正又不是你的错,怕什么,再说卖的少了也不会扣你每月发下的灵石,最多不过被段师兄说上两句,没事,没事。”

    周秀秀哼了一声,看了看周围无人,便把脑袋搭过来,一股淡淡香气便钻入邵景的鼻中,只听她低声道:“你懂什么,段师兄看起来虽然和善,但训起人来也是不客气呢。昨天就不知怎么,在防具柜台那边,秦师弟因为点小事和客人有所争执,就被段师兄叫到楼上一阵好骂,秦师弟下来的时候面皮看起来都是紫了呢。”

    邵景倒是没听说这事,一时有些诧异,愕然道:“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周秀秀道:“是打烊后叫过去的,你走得早,没看见,我落在后头才看到的,啧啧,你没看到段师兄那个时候脸黑的呀,像什么似的”

    邵景摇了摇头,心想这倒是奇怪,段师兄平日养气功夫上佳,从来冷静和善,轻易不会动怒,怎么昨天会变成这样,随即又想起昨日回去时,段千里打破了每日惯例,没有在门口站着,看来果然有些古怪。

    只是这些古怪也不是他所关心的,听过在心里想想也就罢了,对他而言,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这个时候,他目光一扫,像是突然发现什么一样,对周秀秀道:“师姐,这符纸还分作两种颜sè啊,一种黄的,一种青sè的。”

    周秀秀点了点头,道:“是啊。”

    邵景道:“这种青sè的符纸咱们卖多少钱来着?”

    周秀秀向柜台下面看了一眼,道:“青符纸品质要比黄符纸好许多,价钱也贵,一颗灵石只能买到两张。”

    邵景怔了一下,倒吸了一口凉气,嘴角边多了丝难以察觉的苦涩,低声道:“这么贵啊”

    周秀秀道:“可不是,那黄符纸平日还能卖出去一些,青符纸根本就是铁公ji,一o不拔,都没人来买的。”

    邵景想了想,道:“没人买怎么还不降价?”

    周秀秀撇了撇嘴,道:“这东西降不下去了,黄符纸是用黄麻所制,便宜量多,自然符纸也是便宜;但青符纸用到的材料是‘青叶苜蓿’,已是二品灵草,出产还少,成本便是这么高了,总不能亏本卖罢?反正这东西轻易也不会坏,放在这儿也就是了,要说也不是完全卖不动,时间久了偶尔也会有修士过来买上一些的。”

    邵景只觉得嘴上发苦,心不在焉地与周秀秀又聊了几句,然后天风楼便开门营业,他也顺势回到了自己的柜台后面。远处,周秀秀还对着他微微一笑,邵景点头回应,但心中却是暗暗叫苦:如果自己的火球术真要用到青符纸的话,这本来就紧张无比的灵石,怕是就要跟不上了。

    如今这身上可就仅有一颗灵石了,再要灵石便只能等到八月十五玄天宗按例发下的三颗灵石,距离现在还早得很。如果用掉这颗仅有的灵石,且不论制作符箓的成功率不高,一颗灵石只能买到两张青符纸,很有可能这颗灵石在一个晚上后便血本无归。重要的是如果用掉了这颗灵石,剩下这段日子里,炼气境里的玄心诀就无法*了,要知道如今修真士一脉的所有修行法门,几乎都是从灵石中吸取灵力来*的,没有灵石自然便是无计可施,这也是许多底层散修日子艰难的原因。

    道行低微,无法猎杀妖兽或去野外寻觅灵草矿石,便很难得到灵石;灵石不足,造成*上时断时续,道行便更加难以进步。放眼天下,真不知道有多少可怜的底层修士陷入了如此窘迫无助的境遇,令人悲哀。

    而现在邵景面对的,似乎也是这样一个穷人的问题,灵石不足啊,这些日子以来,虽然着力于符箓这门杂术,但每日的冥思术与玄心诀两门*,他都没有中断过。冥思术还是老样子,进境迟缓的令人发指,每天增长的那一丝本源灵力少到几乎都难以察觉;倒是玄心诀四平八稳,经过这些日子不间断的修行,他丹田内元力渐渐凝聚,倒有几分要突破至炼气中阶的迹象。

    可是这种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要说他此刻的杀手锏,反而是在本源灵力催动下的两种一级术法才对。

    站在柜台后面,他的脸sè看起来yin沉而苦涩。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一十章 拼命(1),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