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坐回桌边,邵景将桌上残留的灰烬一把扫开,然后伸手到流云袋中快速摸索了两下,片刻后摆到了桌上已经有三本书,分别是当日他自学符箓这门杂术时阅读的《符箓小解》、《杂术谱》和《书书札记》。他快速地翻开书本,不时地对照着三本书上关于符箓的说法,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并且没过多久,他的动作便缓慢了下来,双眼不停地在书本上切换着,嘴唇微动,口中低声地诵读着什么。约莫半盏茶后,邵景慢慢抬起头来,眼神已是亮了许多,但看着仍有几分惑。

    “古书中记载了因火焚而刻符失败,多是因灵力失控所致。其中又分两种,其一是符箓师在刻符时手法失误,符阵灵力失控,则符纸便被火苗烧尽;其二却是选择符纸错误,符箓师所刻术法强大,所选的符纸等级太低,无法承受灵力而导致符阵崩溃。”

    邵景眉头紧皱着,暗自思索:“这两种情况引起的火烧差不多,区别只在起火的位置不同。若是刻符手法失误,则火起于边角;若是符纸品质不够,则火起于符阵中央。刚才三次刻符失败,次次火苗皆起于符阵之中,这”

    邵景面上惊疑不定,难道说自己刻符失败并非是手法失误,而是这符纸的问题?可是无论任何一本古书,包括《符箓小解》上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明了,五行术法中的一级术法,只需用黄符纸即可,品质更好的青符纸是至少二级术法才需要用到的。这却又作何解释?

    邵景从未想到自己会遇到如此古怪的一个难题,偏偏这个问题似乎连古人都未见过,无论是两本古书还是《符箓小解》上都不曾提及,他只能自己苦苦思索,绞尽脑汁,想尽诸般可能后,邵景终于在心中得出了一个虽有些夸张但好像在眼下情况里,却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那就是自己的这个火球术,看起来威力要远远大过世间其他人所释放的火球术法,甚至达到了二级五行术法的强大威力程度。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为何黄符纸接二连三地在刻符手法没有失误的状态下连续烧毁。至于邵景这火球术威力为何如此之大与众不同,结论也是不言而喻的,自然便是那半卷神奇的《天书》上所记载的冥思术的功劳。

    邵景站起身,缓步走到庭院门边,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又一次走到小院中,山风也还是像刚才那样寒冷,只是吹在他的身上时,邵景并没有感觉到多少寒意。

    头脑两侧有些隐隐的疼痛,那是连续刻符精力大量损耗和之后冥思苦想所带来的后遗症,但是不管怎样,心中的惑总算是找到了一条出路,人便清醒了许多。他抬头看着这夜sè,只见黑幕低垂,苍穹如墨,天地茫茫无边,身似蝼蚁,仰望无穷,一时间只觉得自身渺小如沙尘,天地造化,仿佛才是无穷无尽,永难勘破。

    ※※※

    八月初七日,yin。

    一晚上没睡好直到快天亮时才糊糊睡去的邵景是被小猪的哼哼声叫醒的,勉力起了床,漱洗后整理衣衫,他才带着一脸倦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门口不远处站着一个高大身影,正是他的邻居端木虎,见到邵景打着哈欠走出来,端木虎笑呵呵走过来道:“怎么,昨晚没睡好吗?”

    邵景随口敷衍了两句,又抬头看了看天sè,见天空中yin沉沉的不见太阳,看来倒是八月里难得的一个yin天,不会那么燥热,便笑着问他道:“怎么还站在这儿,不用干活啊?”

    端木虎笑了笑,yu言又止,最后只是笑道:“还早,还早。”

    邵景翻了个白眼,看看周围,自己算是今天起床比较迟的人了,此刻看去上下屋层中有许多玄天宗弟子都已经离开房子走向自己的目的地,偏偏端木虎看起来倒是悠闲的很,正想多问他几句,便听到身后一声轻响,第十二间屋子的房门打开,苏青蓉走了出来。

    晨光中的那个女子,年轻貌美,清丽动人,眼波盈盈似水,看了过来,见他们二人站在这里,苏青蓉的目光与邵景略碰了碰,然后落在端木虎的身上。她微微一笑,衣袖微动,在从背后轻轻吹来的山风中,她似落入凡间的仙子,温柔婉约,浅浅笑意中,说了一句:

    “早啊。”

    邵景没有反应,他只是转头向端木虎看去,只见那个高大的男子脸上满是笑意,大步走了过去,笑道:“早早早,苏师姐,你这是要去炼丹堂吗?”

    苏青蓉嘴角含笑,白皙的肌肤上隐隐透着红润,微笑道:“是啊,我不是每天都要去的么?”

    端木虎呵呵一笑,道:“如此正好,我要去灵兽堂,正好同路。”

    苏青蓉嘴角笑意仍是那般淡淡的,没有言语,像是不经意般转过头向邵景看去。

    邵景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深深地看了端木虎一眼,随后转身大步走去,没有再回头。看着邵景远去的背影,苏青蓉眼中目光闪动,片刻后转过头来,对仍等待一旁的端木虎轻轻一笑,道:

    “好啊,我们一起走。”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九章 刻符(3),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