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长老把玩着手中茶杯,目光闪烁,面sè渐渐归于平淡,他既然没有开口说话,段千里自然便只有耐心等着,不时抬眼看着师傅,也不知自己这位师傅心里此刻在想着些什么。

    良久之后,茶杯中的茶水已经转动把玩间变得凉了,清河长老凝视多时,却拿起一口饮尽,随后淡淡道:“今时不同往日了。”

    段千里身子僵了僵。

    只听清河长老静静地道:“这些年来,玄天宗内只有清风师兄和我*到了玄丹境,若单论道行修为,我们都在玄丹境第一重境界,我自认不弱于他。但多年以来无论派内派外,谁都认为他稳稳压我一筹,你可知缘故?”

    段千里在心里苦笑了一声,低声道:“是‘黄龙袍’。”

    清河长老点了点头,道:“不错,便是因为黄龙袍的缘故。以前玄天宗只有祖师爷传下黄龙袍这一件法宝,被他以掌教的身份占了,我便只能低头臣服。不然的话又能怎样,我纵有几件灵器,在黄龙袍面前也如土ji瓦狗一般。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无名古修洞府出世后,光是法宝就多了两件,但是时至今日,啧啧,我这位掌教师兄,居然一件也没有分给我。”

    话说到最后,清河长老的声音渐渐低沉,但话语中却多了几分凌厉,段千里此时只是凝视着面前茶几上的茶壶茶杯,没有再抬头去看师傅的脸sè。

    “世人都道是我与他两人一起撑起了玄天宗的门墙,却谁也不知我这位师兄猜忌我如此之深。眼前这番情形,怕又是他有意再敲打试探我了。”说着,他深深看了段千里一眼,道,“千里,你觉得任豪那小子所做所为,是否此意?”

    段千里只觉得呼吸有些艰难,但面上丝毫不显,长长而缓慢地吐出了一口浊气,沉默片刻,然后一字一句地道:“弟子以为,正是如此!”

    一阵轻风,从高楼小室的窗外吹进了室内,轻拂过两人的衣衫,茶几的两头,他们忽然又再次沉默了下来。这一次,小小茶室中陷入了一片时间更长的寂静。

    良久之后,清河长老打破了沉默,淡淡道:“这些年来,他敲打了我很多次,试探了很多次,我都忍了,忍到现在,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快变成一种习惯了。”

    段千里的头埋得越发低了,低声道:“弟子无能,累及师傅受苦,实是罪孽深”

    “但是这一次,”他的话转眼间被清河长老突然打断了,段千里心头一紧,下意识抬起头来,看着坐在前方的恩师,面sè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这一次,但是这一次”清河长老慢慢地端起面前的茶杯,嘴里重复着这句话,神情变幻,目光闪烁,就这样停顿了有那么三、四息的时间,段千里屏息咬牙,背上冒出冷汗而不自知,只怔怔地看着恩师,这短短数息之间,他感觉就像煎熬过几个chun秋。

    终于,清河长老目光一冷,凛然开口,断然道,“这一次,我不想忍了!”

    “啪!”

    一声清脆响声,在小室里的一片寂静中猛然回dàng开去,一个细小的青瓷茶杯摔到地上,裂成了数块。

    ※※※

    忙碌同时也是平凡的一天,终于又悄悄过去,日头西沉,夕阳落山,邵景叫醒小猪,走出了天风楼。顾盼之间,他忽然发现平日每到这个时候一般都会站在门口目送众弟子回山的段师兄,今天不知为什么却不在了。

    夕阳余晖之下,天风楼高大的身影在长街上拉出一条微暗而修长的影子,众弟子中也有人发现段千里不在门口,但大家的反应都是差不多,最多不过议论两声也就罢了,毕竟段师兄乃是执掌天风楼的人,平日里就事务繁忙,或许今天是有了急事吧。

    出了小湖城一路无事,邵景带着小猪在往天青山的大路上走着,望向前方渐渐清晰起来的天青山,然后又亲眼看着在这傍晚时分,山脉从夕阳余晖中缓缓融入暮sè的黑暗,变做了一团巨大的yin影,只剩下模糊的轮廓在夜sè中依然耸立着。

    回到山上的时候,天sè照例又是已经黑了,山居冷清,天黑后多数弟子都是回到自己的房内闭门不出,或*或休息,只有那一盏盏闪烁的灯火,像是这黑暗中的眼睛。邵景居住的廿四屋层在地势上算是颇高的一层,走到这里的时候,同在小湖城天风楼中做事的其他弟子都已经散去,只剩下他一人了。

    绕过白石大道跨上石路,走过一间间或明或暗的屋子,今夜天上有乌云,遮蔽了月亮星光,只有遥远天际,还有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散发出淡淡微弱的光芒。

    约莫走到自己屋前时,邵景脚步一顿,看见在自己隔壁的苏青蓉屋子房门,似乎又是半开着的。而几乎是在他目光看去的同时,从那门中响起了脚步声和男女说话的声音,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只见任豪与苏青蓉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任豪一边走一边侧身对着苏青蓉微笑道:“苏师妹留步,我自去了。”

    苏青蓉也没强求,娇媚美丽的脸上笑意盈盈,轻声道:“以后诸事就要仰仗师兄照顾了。”

    任豪呵呵一笑,道:“你放心就是。”说罢转身,然后两个人同时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邵景,苏青蓉似微微一怔,邵景则是对着任豪点头行礼,道:“任师兄好。”

    任豪看了他一眼,道:“你是”

    邵景道:“我叫邵景,是与苏师姐同时拜进山门的,现在在小湖城中天风楼做事。”

    任豪“哦”了一声,点头道:“难怪,在天风楼做事的确比较辛苦,每天都得忙到这个时候才能回山,师弟你快些去休息吧。”

    邵景恭谨地道:“是,多谢师兄关心。”

    任豪看起来倒没什么架子,点了点头,又回身与苏青蓉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了。

    邵景慢慢站直了身子,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道路远方,然后回头一看,只见苏青蓉脸上的笑意也慢慢褪去,不知为何没有转回屋中,而是依然站在那门口石路上。她一身白衣,眉目如画,冷冷夜风吹过,衣襟拂动,平日间的温柔娇媚在这一刻都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那突如其来的清冷之意。

    邵景凝视着她,苏青蓉也平静地看着这个男人。

    两条身影,在这个渐渐变得清冷的夜sè中,一动不动地伫立着。山风不停地吹过,两个人仿佛都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寒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青蓉才首先打破了这有些奇怪的僵局,也没有说话的意思,她转身就yu回房,也就是在她转身之际,忽然听到邵景在身后开口道:“稍等。”

    苏青蓉目光微冷,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来,看着邵景,邵景迎着她的目光,道:“你放过阿虎吧。”

    苏青蓉眉头一挑,眼中瞳孔不显眼地缩了一下,口中冷冷地道:“你什么意思?”话声冰冷,与她平日间完全是两个样子,却让邵景一下子回忆起了几个月前在那个神秘洞府的一切。

    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心底的那一丝悚然,缓缓道:“你手段高明,连言语都不用说,只是几个眼神脸sè,便足以让那家伙神魂颠倒,傻呆呆为你硬扛卫重。可是他这样一个傻大个,对你根本没有威胁,你就放过他吧。”

    苏青蓉冷冷地看着他,片刻后忽然踏上一步,道:“你这算是求我么?”

    邵景皱了皱眉,道:“不是。”

    苏青蓉冷笑一声,道:“那你是什么意思,随口说说么,还是在警告我?”

    夜风吹过,寒意入体,邵景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苏青蓉那张绝美的脸庞,这时的她没有了平日的温柔娇媚,在清冷中更多了几分凌厉,杀意在她明亮的眼眸中若隐若现,如寒冰般冷彻。

    他静静地盯着她,苏青蓉也不再说话,迎着邵景的目光气势却仿佛更盛一筹,冷漠无言。

    那一刻,两个人似乎都同时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曾经在神秘洞府中发生过的那惨烈一幕。

    邵景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握紧。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六章 茶室(3),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