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门而进,里面是个清静小室,东南两侧墙壁上各开了大扇窗户,阵阵微风从外轻轻吹进,让室内颇为凉爽。若是站在那窗口迎风望去,便差不多能将小湖城尽收眼底。房间里并无桌椅,只放了张百年老木根雕成的盘龙吐珠大茶几,颜sè土黄,怪丑嶙峋却透着几分独特的美感。地面一尘不染,干净整洁,围着茶几摆着四只深褐sè藤编*,其中一只*上已坐了一人,身披道袍,面圆白胖,正是当今天玄宗内的第二号人物,也是段千里的恩师清河长老。

    此刻的小室内茶香轻飘,淡雅怡人,清河长老本是自泡自饮,看到段千里进来后便笑着招了招手,道:“千里,过来喝茶。”

    段千里答应一声,走过去在茶几另一侧坐下,清河长老另取了一只青瓷小杯,以热水烫过,倒了一杯茶水,递给段千里。段千里恭谨接过,先是闻了闻,轻吹两口,才小抿了些,品味片刻,点头笑道:“好茶。”

    清河长老微笑道:“这是白虎城徐家的一位老友前些日子送我的,并非是我们这里的土茶,而是神洲东南方安州出产的一种好茶,名唤‘小绿盏’,香味虽是偏淡的,却胜在甘甜温润,回味长久,好茶啊。”

    段千里笑了笑,将茶杯中的茶水一口饮尽。

    清河长老又替他倒了一杯,段千里双手捧杯接着,只听清河长老又道:“这小绿盏可算是茶中上品,不过要说茶中极品,天下公论还得是蓬莱‘仙芽’和青云山大竹峰上特有的‘黄露’,只可惜这两种名茶产量稀少,又被豪门巨派把持着,你我一生怕是都难以尝到了。”

    段千里笑道:“师傅正当盛年,道行高深,将来如何岂可早下定论?”

    清河长老凝视着面前小小青瓷茶杯,没有言语,许久后轻叹了一声。玄丹境已经是修士中极高深的境界,然而*到了这种地步,再想前进一步都是千难万难,百尺竿头的那一步,又岂是那么好跨出去的?至今为止,玄天宗两位玄丹境高手,清风真人和清河长老,都还在玄丹境第一重徘徊着,几十年间依然不得突破。尽管如此,有他们二人坐镇,玄天宗便是无可争议的万妖谷周围地界上实力最强的七大派之一。

    拿起面前茶杯,看着杯中橙黄清澈的茶水,略微转动把玩了片刻,清河长老淡淡开口道:“最近楼里的生意如何?”

    段千里道:“一切如常,获利最大的仍是丹药一项,初一结账时算了一下,比上月多赚了一成。”

    清河长老点了点头,道:“难得你把这里上上下下打理得清楚,辛苦你了。”

    段千里欠了欠身,道:“这都是弟子本份,师傅过奖了。”

    清河长老默然片刻,忽然道:“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本月十五日,在白虎城中,‘神仙会’在万妖谷地界上的第一家商会,就要开张了。”

    段千里身子一僵,饶是平日养气功夫颇深,此刻也是微微变sè,道:“难道就是那号称天下第一商会的神仙会?”

    清河长老叹了口气,道:“自然便是了。”

    段千里眉头紧皱,面sè凝重起来,抬眼看着清河长老露出几分疑惑,道:“万妖谷靠近蛮荒,远离中土繁华极盛的洞天福地膏腴之州。世人皆知,天下修真者十之七八尽在中土九州,似神仙会这等巨商豪门,向来都在浩瀚九州之地叱咤风云纵横睥睨,旗下分会如云遍布九州,但从来看不上我们这样边陲偏僻之所。怎么这一次”

    他没有再往下说,但那股疑问与惊愕却是写在面上了,停顿了片刻,段千里又凝神思索一下,随即道,“还有,白虎城乃是万妖谷第一大城,本土菁华泰半在此城中,繁华远胜他处,只一城之中便有七大派中的元、白、徐三大世家居于城内,早就将这白虎城瓜分的干干净净,又岂能容神仙会随随便便chā上一脚?”

    清河长老面sè漠然,只有一双眼眸中精光掠过,冷笑一声,道:“说了你也不会相信,正是这三世家中的白家,出头邀请神仙会过来的。”

    段千里一时愕然。

    清河长老沉默了一会,道:“我也是最近才得到消息,如今白虎城里早已luàn成一团,各方势力都是暗流涌动,谁也不知白家为何做此不智之举?那神仙会占据天下第一商会的名头至少已有两百余年,背景深不可测,在中土九州那样豪门如云大派无数的修真圣地上,多年来都是风生水起,从未听说有哪个名门大派公开与之为难作对的。甚至还有传言说,神仙会背后怕是就站着蓬莱仙宗、天龙殿这等修真界中的巨擘豪门,又或是那些威名赫赫的名门圣地,总之实力是强大无比。如此庞然大物,一旦势力渗进万妖谷地界,只怕”

    段千里面sè也不好看,沉默许久后开口道:“弟子也是久闻这神仙会的名头,但以往日传闻来看,神仙会之作为似乎还是重在商会生意,鲜少有占据灵山攻伐门派的行径,或许他们只是过来做生意的?”

    清河长老抬眼看了看他,段千里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心想这些念头终究也只是猜测罢了。

    茶室中陷入了暂时的沉默,过了一会,清河长老开口道:“算了,这些事现下也轮不到咱们头疼,且暂观其变罢。”说完,他目视段千里,脸sè忽地淡了下来,淡淡开开道,“早上的事,你都听说了吧?”

    这句话问得有些突然,段千里明显怔了一下,才点了点头,道:“弟子听说了。”

    清河长老脸sè淡然,道:“你怎么看?”

    段千里抬眼向他看了一眼,伸手过去拿起巴掌大雕工精致的茶壶,为师傅的茶杯中加满茶水,默然片刻后才开口道:“以弟子看来,今日清晨之事,怕是小师弟的错处更大些。”

    清河长老双眉微微一皱。

    段千里声音低沉了些,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当众bi迫炼气境师妹要结成道侣双修,还搬出您的名头来压人,小师弟此举可说是肆无忌惮,此等行径若是传开,在门中诸位师长和师兄弟眼中,委实难看。偏偏任师兄恰到好处地出现,斥退了小师弟,便是输人又输阵,大败而回了。”

    清河长老的面sè又难看了些,还是没有开口说话,虽然段千里神态恭谨,但言辞间却是不怎么客气,对卫重的评价算是难听了。段千里抬头又看了看师傅,见清河长老虽然神情不愉,但还算是平静,这才继续说了下去:“任师兄这个人,向来是外表豪迈实际上心细如发,小师弟行事虽有些狂妄,但有师傅的名望在,父子之情又摆在那里,别人如何想弟子不敢妄言,任师兄却是绝对不会出头演这么这一场英雄救美的戏份,逞一时之快,却为将来争夺掌教大位时结下大仇,不会是任师兄想做的事。”

    清河长老嘴角扯动了一下,脸上已浮现出一丝淡淡冷笑之意,道:“怎么说?”

    段千里叹了口气,道:“恩师明见万里,目光洞彻,想必早已明白了。”

    清河长老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段千里只好又道:“放眼玄天宗上下,能令任师兄如此行事的,自然只有掌教真人一人而已,虽然未必就是针对小师弟,但想必任师兄的目标也是师傅座下,包括弟子在内这一系的人马,只不过小师弟运气不好,正好被撞上了而已。”他顿了一下,声音又低沉了几分,道,“所以弟子斗胆,恳请师傅莫要严惩小师弟,略做训斥,也就是了。”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五章 茶室(2),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