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景目光闪动,向后退了一步,转头看去,只见自己隔壁的那间屋子门扉微开,透出了一丝光亮,却是没有关上房门,在屋内说话的女子自然便是苏青蓉,至于那男子声音邵景却是十分陌生,想来是不认识的人。

    看着那扇不曾关上的房门,听着屋内男女有些模糊的说话声,邵景若有所思,随后嘴角边慢慢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又似带了几分讽刺,然后便没有再多呆,直接开门走回了自己屋子。

    轻轻关上房门,顿时屋内安静了下来,这里的房门无一例外都被玄天宗施放了一些小禁制,除了只有主人能够打开外,只要关上门后便也有隔音之效。回到熟悉的住处,小猪摇头晃脑地撒腿跑了一圈,顶开朝小院子那边的门,自个儿跑去院子中的草地上,一个“懒猪打滚”,在青草地上自己玩耍起来。

    邵景则是取过火石点燃了蜡烛,昏黄的烛光很快照亮了室内这片地方。他走到桌边坐下,将烛火放在桌子一头,定了定神,随后伸手到腰间流云袋中摸索了一下,拿出了刚刚买来的十张黄符纸,放在桌面上。

    烛光之下,黄sè的符纸平整而略显粗糙,上面隐隐可以看到些纹理纵横交错,整张符纸长六寸,宽四寸,比寻常白纸厚实许多,拉扯有韧性而不破,凑近还能闻到淡淡草药香味。邵景又从袋中拿出一个半手掌大小的小罐,里面装的是一种红sè药水,乃是制作符箓时的必须之物,就是要用笔蘸了此种药水在符纸上画出符文符阵。这药水是用一种名唤“yu凤兰”的普通一品灵草所制,名字就叫做“yu凤兰汁”,yu凤兰常见且数量充足,一支灵草搅汁稀释后能做出一大锅,因此几乎不值什么钱,邵景是在买黄符纸的时候顺便向那商铺老板说起,便当做买卖的搭头直接送了他一罐。

    低级的符箓都是用得yu凤兰汁,倒是那本《杂术谱》书中记载,到了兽符纸的阶段yu凤兰汁便无法再用了,到了那个时候,为了制作高级符箓,古时符箓师们往往都是去寻找某些富含妖力灵性的妖兽鲜血,直接替代药水来书写符文符阵的。不过眼下这个时候,邵景有yu凤兰汁那便是足够了。

    取过一张黄符纸在面前摆好,邵景并没有马上开始书写,而是等待了一会,凝神静气,让自己彻底平静下来之后,这才缓缓提笔蘸了些yu凤兰汁,向着面前的黄符纸上,落下了第一笔。

    红sè的汁液落纸即收,一旦开始,邵景便没有停顿,一笔一划连续写了下去。在这张符纸上他画的是一个火球术的符阵,三yin火三阳火,次第排列,符文扭曲,在烛光之下随着那红汁流动而渐渐显露出来,一个符文,两个符文,三个符文,四个符文

    忽然,邵景手臂一紧,眉头皱了起来,随即停下动作放下手中o笔,默然看着面前符纸。黄sè符纸上红sè的符文字迹鲜yàn而清晰,前三个符文都是完美无缺,然而在第四个符文结尾处,却有一笔转折时微微偏斜了少许。

    只是少许而已。

    邵景面无表情地将这张符纸拿起,rou成一团,丢到了一边。

    取过第二张黄符纸,摆好在面前桌上。邵景深呼吸了一下,闭上双眼,静静地端坐了好一会儿。书写符文符阵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画符”的过程,因为要求过于严苛,所以对人的心力精神消耗极大,非常容易疲惫。而经过这段日子的勤奋修习,邵景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诀窍,便是当自己精力精神都在充沛完满的时候,对这符文符阵的书写成功率便会大上一些,虽然不算明显,但他却逐渐养成了每次画符时凝神静气的习惯。

    如此闭目养神,过了一会当邵景自觉状态已然再次恢复时,才睁开双眼,先是在脑海中把早已熟络的符阵过了一遍,然后才再次提笔,蘸了药汁,重新落笔。

    屋内一片寂静,只有烛火悄然燃烧,偶尔院子中会传来小猪舒服的几声低沉叫唤,剩下的便是完全的安静,甚至连邵景本人的呼吸声都几乎难以感觉到。红汁流淌,字迹渐成,一个个符文在笔下渐次显现出来,阳火,yin火,然后又是阳火,接着又是一个yin火。

    手腕伸动,手臂看去却十分稳重,邵景的脸sè无忧无喜,只有桌上的烛火倒映到他双眸之中,像是同样在燃烧的两团火焰,明亮而炽热。

    最后一笔缓缓勾下,红sè字迹展现,邵景额头落汗,目视这张符纸良久,方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

    这张火球术符阵,终于是成功地画出来了!

    慎而重之地将这张符纸放到一旁,邵景又取过一张新的黄符纸摆在面前,然后同样的闭目养神,许久之后,才开始下一张符纸的画符。

    这个晚上,就在燃烧的烛光下,在一片寂静之中,邵景安静地画着,画着,直到将十张黄符纸全部画完。

    到了最后,十张符纸里他成功画出了符阵的,一共只有四张。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章 画符(3),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