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sè深沉,一点烛光在屋内桌上闪烁,昏黄中带着几分温暖,照亮了周围一片地方,驱赶走了这里的黑暗。墙角边的床铺上,隐隐传来平静的呼吸声,那是一只懒惰的小猪安然酣睡,邵景坐在桌旁,借着烛光,静静地看书。

    窗外,远远传来山风吹动松林如海涛般的细细响声,在这黑暗的夜里,幽静而悠远。

    桌上摆放着三本书,其中两本稍大些也更厚实的书,当然看起来似乎也更加古老,是邵景从流云袋里那一大堆旧书中翻出来的,一本是《书书札记》,一本叫《杂术谱》,这两本书都被翻开到某一页,然后放在灯火之下,邵景不时过去翻看,似乎在比对着什么。

    至于在邵景面前另一本相对较小的书册,便是他今日花了三枚灵石,从老侯手中买下的《符箓小解》。

    他安静而细心地看着,在烛光中,他的眼神明亮而有神,时而嘴唇微动,时而眉头皱起,有时又轻轻点头,嘴角掠过一丝笑意。如此约莫一个时辰后,他终于翻过了那本《符箓小解》的最后一页,闭上双眼微仰着头,就这样保持了片刻,随后握拳吐息,长出了一口气。

    符箓,又名符咒,是一门源远流长历史非常古老的杂术,具体起源于何时何处,今时今日早已不可考据,但是按邵景看过的书册中记载,这门杂术至少在上万年之前便已有存在的迹象。《杂书谱》与《书书札记》这两本书都是昔年流云台祖师从青云门中带出来的古书,其中《书书札记》还是当年青云门某个前辈高人的笔记,两本书中对符箓之学都有所记载涉及。

    所谓符箓,简单来说便是在特殊的纸上画出数个符文,组成一个完整符阵,然后必须是同时知晓符箓与五行术法的人,以特殊的方法施放五行术法,就会被符阵吸附,俗称“刻符”,由此便做成一个符箓。使用符箓的时候只需灌注相当于原术法约莫一成的灵力,便可以将这张符箓当作原先刻符的那个五行术法一样施放出去。

    显而易见,这门杂术对修行五行术法的修士来说是相当实用的,省时省力,只是这基本道理说的自然是简单,但实际上,符箓是相当麻烦与复杂的,说是艰深繁复也绝不为过。

    别的不说,光是最基础的符文要记住就颇为困难,所谓的符文一共十种,以五行金木水火土分以yin阳,即yin木、阳木,yin火、阳火,yin水、阳水等等。每一种符文实际上都是一个扭曲而隐含玄理的古拙图案,似字非字,最复杂的要写十三个笔画,最简单的也要五笔,光是想把这十个符文牢牢记住并一丝不差地画出来,就已经是难度不小,然而在这符文的基础上,还需要去记忆数量更多难度更是艰深十百倍的符阵。

    符阵即是由多个符文组合排列而成,一级术法的符阵是最简单的,但就算这样一个符阵也需要六个符文。以邵景火球术的符阵举例来说,便是需要三yin火三阳火一共六个符文,按照特定的方位顺序仔细描绘而成,符文本身不但丝毫不能画错,便是所处的顺序、方位,也是要求一丝不苟,不能出丝毫差错,稍有差池,整个符阵便算是立刻报废了。

    苛刻如此不说,再之后往画好符阵的符纸上灌注术法时,也就是制作符箓的最后一道工序“刻符”的时候,也一样颇为麻烦。刻符时的施法与普通施放五行术法截然不同,讲究的是一个细微cào控,需要对术法本身纯熟无比,然后才能缓缓cào控这术法灵力附着于符阵之上,最终制成一张符箓。根据古书中的记载,就算符箓师手法纯熟,制作时聚精会神专心致志,失败的几率也相当高,在《书书札记》中那位青云门前辈甚至认为一般的符箓师成功制作符箓的几率,甚至还不到两成。

    如此累计下来,想要掌握符箓这门杂术难度可谓极大,是以从古至今,能够制造符箓的人都不多,偶尔出现这么一个人物,人们都往往称之为符箓师。时至今日,这门杂术更是已经濒临失传了,原因么倒也简单,除了符箓这门杂术确实艰难外,最重要的原因却是符箓根本就是寄生于术士这个修行流派之上的。这几千年来术士一脉日渐衰微,无数曾经存在过的术法都消失湮没,符箓这门杂术自然就成了无源之水和无根之木,衰败也在意料之中了。

    当今之世,据邵景所知,至少有几百年都没有什么出名的符箓师现世过了,各种从古时流传下来的符阵也失传的失传,湮没的湮没,如今市面上那些五行术法的符箓卷轴,大部分都是些常见的一级术法,威力不大符阵也简单,这才流传下来,但在如今修真士一脉鼎盛无比的态势下,根本没人会去在意这些东西,或许再过上一两千年,就连这些低级符箓,也会消失在岁月光yin中罢。

    邵景目光缓缓落下,凝视着自己身前的这本《符箓小解》,正如老侯之前所说的那样,这本符箓小解并非什么珍稀的孤本密谱,其中所记载的只是符箓基本而已,包括十种符文与刻符之法,此外就是记录了四种符阵,分别是“火球术”、“水箭术”、“风刃术”和“石甲术”。

    这四种术法都是五行术法中最低级的一级术法,事实上,也同样是流传最广的几种术法,几乎每个修行五行术法的人都会,也就是“石甲术”这种土系术法稍微少见些,但是在一些大的商铺柜台角落里,也能找到记载有这种术法修习方法的术法书。

    邵景懂得的两种五行术法,倒是都在这本符箓小解上记载有符阵,不过这种烂大街的术法,没有才是奇怪的吧。

    先是苦笑了一下,不过很快的,邵景的眼神又恢复了原先的明亮。紧紧地盯着面前这本符箓小解,对他来说,或许是在看到这本书的第一眼时,他便立刻想通了某个关节,明白了对自己来说,这本书或许能够带来一些惊喜。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四章 古物(3),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