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四日,yin。

    清早起床,叫醒了兀自赖床瞌睡的小猪,略作洗漱之后,邵景带着不停张嘴打着哈欠的小猪走出了房门。

    天空依然没有放晴,但乌云少了许多,不过看去还是让人心情有些压抑。走到屋层外石路边,放眼看去,只见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玄天宗弟子走出门外。经过昨晚那一场诡异异象,又见识了顾老头令人无言的一幕,许多人的脸上都显得有几分沉重,不复平日里早起时的笑容。

    邵景伸了个懒腰,深呼吸了一下,清凉的山风吹过他的脸庞,带着几分凉意,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昨晚在山下意外地与一只魔牙狼相遇并恶斗,一记火球术便将他体内的那点本源灵力消耗殆尽,让他在晚上足足修了一个时辰的冥思术才把体内的灵力恢复了过来。不过那一个火球术的强大威力绝对可以说是意外之喜,就是消耗太大了,等于他只有一次攻击的机会,而每次施法之后,他便需要运行一个时辰的冥思术,才能把消耗掉的灵力补充回来。

    站在石路边缘,邵景心中有喜有忧,喜的自然是这天书上的奇妙*果然不同凡响,胜过以往那些普通的术法何止十倍。但忧的却是这本源灵力的*实在太过艰难了,每一点每一滴都要辛苦*集聚,灵力的增长慢的令人抓狂。

    要知道,他可是经过整整三个月每日不停地修习冥思术,这才修到了勉强能发出一记火球术的灵力,但是邵景可是清楚地知道,将来威力更大的高级五行术法,每高一层,那消耗的灵力便是火球术的数倍甚至十数倍以上,一想到将来那样可怕的情景,邵景便是一阵头皮发麻。

    他这般想着,一时便有些怔怔出神,直到一个手掌在他肩头一拍,吓了他一跳,转头一看,却是端木虎不知什么时候看在他的身边,对着他咧嘴一笑。

    “大早上别吓人啊。”邵景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端木虎嘿嘿一笑,看他身上衣物整齐,却是比邵景更早起床,说不定都已经出门溜达一圈了。邵景知道端木虎当日是被安排在灵石堂做杂务,也就是去后山挖灵石来着,算是杂务中较辛苦的,不过看端木虎这般孔武有力的模样,这份杂务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倒是此刻端木虎面上却有几分异sè,看了看周围五人,凑到了邵景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饶是邵景阅历广博见识心性都已远胜同龄人,却也大吃一惊,脱口而出道:

    “什么?顾老头居然还没死?”

    “是啊。”说出这个消息的端木虎显然直到此刻也有些难以置信,以致于他一脸的感叹,道:“你还别说,这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奇怪,有些人神完气足一点伤势病痛都没有的,结果莫名其妙就死了;偏偏那个被卫重打得一条命去了九分,然后看着那血流的至少也流掉了五六成吧,你猜怎么着?天亮后有人经过不知怎么又跌到一条沟里的顾老头身边时,就听到他有气没力地叫了两声,救上来一看,胸口肋骨断了七八根,右臂和左腿的骨头也断了,身上多了十几道口子,看着样子血也流了差不多了,但偏偏就还是硬撑着活的”

    “好硬的命啊。”邵景的头皮有些发麻。

    “谁说不是呢!”端木虎连连点头。

    不管他们两人在这里唏嘘感叹,也不管谁和谁的命硬命软,这日子总是要继续过下去。玄天宗毕竟是有规矩的地方,各人都有各人的路要走,端木虎上山去后山挖灵石,邵景则下山去小湖城的天风楼。

    顺着那条白石大道走下来,清晨的微风里,天空蔚蓝,几朵白云挂在天际,悠闲而悦目,这一片青山翠sè,远离俗世,隐隐的便有几分仙气。

    邵景一路走下,目光转动,看着周围那些晨起忙碌的同门弟子们,每个人的面孔都不一样,在他们的身后,应该也有着各自不同的人生。约莫向下走了十来层后,他的身子微微停顿了一下,站住了脚步。

    这是十三屋层。

    屋层的石路上此刻并无人影,看去很是冷清。*到了凝元境的师兄师姐们一般不会这么早出门,而那些忙于杂务的炼气境弟子则早早就去了各自的所在开始一天的忙碌。放眼看去,一间间的屋子房门都是紧闭着,只有远处的一间屋子,房门颓然半开。

    邵景站在原地迟疑了好一会,心里有些奇怪的说不出的感觉,但终于还是忍不住向那房子走了过去。小猪跟在他的脚边,懒洋洋的一副模样,慢悠悠地走着。

    白石大道和那间屋子间还隔了六间房,说远也不远,没多久,邵景便走到了那座屋子前,站在门口,他从半开的房门向屋子里面看了进去。

    大小和自己居住的屋子基本一致,然而这里的一切都像是支离破碎,散发着一股颓败惨淡的气息。桌椅和许多家居什物都杂luàn地掉落在地上,原本靠在墙边的木床却是从屋角被推到了另一个角落,满地狼籍,隐约仍可减到一丝血迹。

    一个苍老枯槁而瘦小的身影,一动不动地躺在木床上,看去和死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有那么恍惚的一瞬间,邵景忽然醒悟过来,自己这有些莫名其妙的心情究竟是为什么了,眼前他所看到的这一幕,那个重伤垂死的身影,与记忆中某年某月以前,某个中年男人就在他眼前无声无息地在睡梦中离世的模样,却是有几分相似。

    一样的苍凉,一样的无奈,也一样的

    邵景猛然甩头,像是要把心中那些突然浮起的回忆全部甩掉一样,然后他定了定神,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走进了屋子,目光在周围地上那些散落杂luàn的东西瞄了一眼,便走到了木床边上。

    顾老头蜷缩在床上,面sè发黑,双眼紧闭,胸口明显地凹了下去,还有右臂和左腿则无力地搭在一旁。一张苍老的脸上毫无血sè,不知道是不是身体里的血都已经流光了,至少现在看过去,真的和死人区别不大。

    邵景皱了皱眉,干脆直接伸手过去,在顾老头的鼻端探了一下。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四章 垂死(2),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