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时。

    夜空已是繁星点点,一轮圆月挂在天边,将柔和的月光洒向这片土地。夜深人静,万物入眠,天青山下辛苦了一天的修行者们大都进入了梦乡,山脚下那一片片无规则开辟出来的灵田沐浴在银色的月光,在夜风的吹拂下,绿色的作物微微摆动,悄无声息。

    木屋,邵景从床上爬了起来,借着从小窗照进落在地上的淡淡月光看了一眼床边,叫了一句:“小猪?”

    黑白眼眶的小猪搭拉着同样一黑一白的两只耳朵,在床上翻了个身,呼呼大睡。

    “懒猪!”邵景没好气地骂了一句,自己走出了木屋。

    四下寂静无声,只有附近青草丛不知名处,在这寂寥安静的夜色里传来了低低的虫鸣声。月光如水,照在他的身上,在身后的土地拉出了一条淡淡的影子。邵景走到自己的两亩灵田边,先是转头看了看周围,除了白天被削去一半的那个小山包外,周围都是一片平坦的原野,只有远处还有几个贲起的小土包。此刻,视线之内的地方已不见有一个人影,远处近处,都只剩下如水般洒落的清冷月光。

    他看了一会才收回目光,转头看向自己面前的田地。月光下,夜风,两亩灵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里面的作物安静地伫立着。与大多数修行者会在灵田全部种上灵豆不一样,邵景只种了一亩的灵豆,剩下的一半灵田他则种上了一些七七八八的其他植物,其大部分是类似苦心兰那样可以入药的灵草,不过并没有什么稀罕东西,多是最普通的一品灵草。

    天青山是万妖谷地方有名的一处灵脉,在这一片修真界至少也排在前十,山峰之上灵气充沛,是修行的好地方。不过到了山脚之下这一片原野时,灵力便没有多少了,甚至都不是整片土地都有,只能依照地势勘察后,划出还含些微薄灵力的土地开辟成灵田,让修行者们耕种。

    一般来说,像这样灵力微薄的灵田只有灵豆才能种好,这种最顽强的作物根系发达,能够尽可能地吸取哪怕再微弱的一点点灵力,长大成熟,结出灵豆,凝元境以下的修真士们每日以此吃食,对修行会有小小助益,毕竟其也含有些灵力。当然了,若是财大气粗,把那些灵丹妙药直接当灵豆吃的大富修士,不在此列。

    邵景刚刚成为修行者的时候,也是和别人一样在灵田种满了灵豆,灵豆一年两季,可不知为什么当今年第一次收成后,邵景便只种了一亩灵豆,而把剩下的灵田种上了一些他收集来的一品灵草。

    灵豆是最普通的食物,价格自然也是最低,一品灵草虽然普通,但若是果真长成种活了,也要比灵豆值钱的多。只是问题在于过去很多人都已经试过,在天青山下这些灵田里种植灵草,几乎没有养活的例子,就算偶尔能成活长大,也往往是药效大失的次品劣草,根本不能入药。

    灵草灵草,那自然是要吸收灵力成长的灵草,此地灵田灵力实在太过微薄,不能供养灵草成长的。邵景刚开始种植灵草的时候,周围知道看到的许多修行者们大多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沉默不语,倒也有几个好心的修行者提醒过他,邵景都笑着谢过,但仍是有些顽固地坚持种上了灵草。时日一久,大家便也都不多话了。

    本来么,谁有那么多闲心去拉扯别人呢,更何况再过几年玄天宗下来考核修行者时,每一次都最多只招收三十人成为入门弟子,而修行者人数可都在三千以上,纵然每年都因为各种原因淘汰了一部分人,但还是多出很多。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就成为竞争对手了。

    站在灵田边上,邵景扫视了一遍自己的土地,左边那一亩灵田整齐划一,种满了两尺高的灵豆,上面已经可以看到结出了小小的豆苗,绿意盎然,在月光下微微颤动着;而右边的另一亩灵田则是高矮不一,品种各异,种上了许多种灵草,但令人惊奇的是在邵景的这一亩灵田里,本来应该病怏怏或者干脆不能成活的普通灵草,此刻都生机盎然,长势喜人。

    夜风吹过,绿苗低伏,掠过脸畔时,带着淡淡的泥土芳香。邵景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眯上了双眼,然后就在这月光之下,夜风之,慢慢举起了双手。

    手心向上,缓缓升起,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但是在他周围一股淡淡的灵力波动,隐隐聚拢起来,随着他两只手举至胸口高处,再缓缓合拢,两只手掌间的灵力波动渐渐变强,慢慢出现了一道微弱的白色透明的光芒,在月光之下,闪烁着淡淡的波光,犹如一捧清澈泉水。

    如果此刻有修道之人看到了,多半会轻而易举地认出来,这是一种最低级也是最普通的五行术法,在金木水火土五系属于水系术法的“水箭术”。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九章 水箭(1),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