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刀螳。”邵景倒吸了一口凉气,登时对眼前这个昏迷不醒的男子刮目相看,铜刀螳可不是普通的妖兽,那是名副其实的二级妖兽,还是战力最强的几种之一。一般来说,修真界多用战力强弱来区分妖兽等级,妖兽生来强横,便是最低级的一级妖兽,也足以与*到凝元境的人类修真士对抗,而每跨一个等级,妖兽的战力便会飞跃一大截。

    眼前这个男人能在二级妖兽顶峰战力的铜刀螳面前活下来,这一身修为绝对不可小觑。话说回来,也只有像传说锋锐无匹的铜刀螳巨镰刀锋这样的东西,才能轻易割裂出如此巨大的伤口。

    邵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凝神思索了片刻,然后忽然站起身,却是一路小跑下了这个小山坡,直接跑到自己的两亩灵田里面去了。看着邵景忽然跑掉,青衣少女显然有些错愕,一张脸上泪珠不断,一会担心至极地看看昏迷男子,一会又焦急地看着跑掉的邵景,茫然失措。

    这时,周围不少的修行者也慢慢聚拢过来,但是并没有人靠近,都远远围成了一个小圈看着这里,有相熟的还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什么。这男女二人从天而降,驾驭虹光,显然不是凡人,至少也是玄天宗里的高层弟子。平日里修行者地位低下,玄天宗甚至都不承认他们是玄天宗弟子,而那些入门弟子也对他们不甚客气,本来么,这世道人心败坏,纵然玄天宗号称正道,但人情如此,实力为上,力不如人势更不如人,便只有咬牙忍受了。

    若是不知好歹就这么瞎撞上去,万一这重伤男子死了,上头追究起来,谁知道会不会连累自己?要知道,真到了那个时候却是没地方讲理的,玄天宗要找你一个普普通通的修行者麻烦,那真是大人用手摁蚂蚁啊

    邵景在灵田里转悠了一会,弯着腰似乎摘了一株绿色植物,然后又跑了回来,看了那男子伤口一眼,便把手上的东西递给青衣少女,低声道:“这是‘苦心兰’,你放嘴里嚼烂了连着汁液涂在他伤口处,应该能够止血。”顿了一下,他又跟了一句,“小心点,这东西很苦的。”

    青衣少女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了这棵青绿色的植株,不过半尺来长,外表平凡无奇,只有半只小指粗的绿茎柔软而微有韧性,五六片狭长的绿色叶片长在上面。她看了一眼邵景,只见这个素昧平生的年轻人微微一笑,似乎便多了几分信心,当下重重一点头,转身跪到昏迷的男子身旁,一把就将苦心兰都塞到了嘴里。

    邵景只来得及叫了半句:“啊,你小心”

    话音未落,青衣少女略微鼓起两腮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配着流淌眼泪的微红眼眸,更多了几分楚楚可怜。邵景叹了一口气,低声道:“我说了,这东西苦的很。”

    青衣少女咬了咬牙,却似乎发狠一般,不顾口异味,用力快速地嚼烂,然后吐出在手,将苦心兰碎片连着汁液,细心地涂在了那个昏迷男子的伤口处,之后便满面焦灼地盯着。邵景站在她的身旁,也是眉头微皱,看着那处可怖的大伤口。

    约莫十息(注一)之后,那伤口处的血流果然迟缓了下来,渐渐止住了,虽然还不时有少量血水渗出,但比之刚才血如泉涌的情况已经好上了无数倍。青衣少女直到此刻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的身子似乎都软了,一下子坐到地上,双目含泪,嘴唇颤抖,看着又要哭起来了。

    “喂。”站在旁边的邵景苦笑着叫了她一声,“这不过是刚刚稍微止血,他的伤势可一点没有好转,你再不找人来,只怕他就真的醒不过来了。”

    青衣少女刚刚有了几分血色的脸上顿时又是煞白一片,一个机灵跳了起来,手忙脚乱在身上一阵乱摸,掏出了七八件东西,手帕、梳子、小瓶乃至玉佩等等,都被她随手丢到地上,直到最后摸到了一支两寸长的竹制圆筒,上头塞着,更不迟疑,一下子就拔掉了塞子对着天空高高举起,众人只听一阵尖锐之极的啸声陡然而起,声震四野,远远飘荡开去,同时一道红光冲天而起,犹如一个烟花般在天空散落开来,隐隐在青天之上摆出了一个“玄”字。

    站得最近的邵景猝不及防,耳朵顿时被这一阵锐啸刺的生疼,脸色大变的他连忙捂住耳朵,而一直跟在他脚边的小猪也是一溜烟跑开。

    啸声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平息了下来,倒是天上那个“玄”字还未曾散去,也几乎是在同时,天青山上明显地传来一阵骚动,片刻之后,有两道虹光从山上飞掠而起,在空略一停留,便向此处飞来了。

    那青衣少女长出了一口气,转身看着邵景,眼里满是感激之色,道:“多谢你了,今天要不是你,我就害死大哥了。”

    邵景耸了耸肩,笑道:“没什么,苦心兰性寒凉,略有止血功效,这世上随便一个江湖郎都知道,我也就是随便折腾一下,能起效是运气。下面的我就一窍不通了,不过好在玄天宗里厉害的高人不要太多,你放心就是。”

    说着,看看只不过这一会工夫就已经堪堪快要飞到的天空两道虹光,邵景向后退去,随口向青衣少女打了招呼,便走开了。不止他一人如此,原先还在周围围观的许多修行者见状,也不约而同地散去。

    美国多久,虹光落下,现出了两个面带惊疑之色的玄天宗弟子,其一人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个男子,顿时发出惊诧之声,随即两人将他扶起,径直带上飞向天青山上,青衣少女看着道行不高,旁边另一位玄天宗弟子将她带上了灵器,当她要登上同伴法器时,却忽然想起自己甚至还没问过刚才那个年轻人的姓名,连忙转头看去,只是这一阵忙碌混乱,邵景却是早就不知走到哪儿去了。

    ※※※

    白天的混乱随着高层弟子的回山而迅速平息下来,山脚下仍然是属于玄天宗内最底层的修行者们的地盘,大家都在努力耕作着自己的灵田,希望让自己能有一个好收成,除了能够缴纳每年必须上缴给玄天宗的费用外,或许自己还能留下一些,那么去天风城里还能卖上几枚灵石,也算是小小的一笔积蓄了。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修行者们也收工回家,邵景也回到了属于他的那间木屋。木屋就在他两亩灵田旁边,每一位修行者都是如此。在这里他们最大的事便是那两亩灵田,而且若是到了收成的时候,这三千修行者,谁也保不定不会有手脚不干净的,自然大家都得看好自己的田地了。

    夜色渐渐黑沉,天空里星星亮起,邵景走回自己的木屋后便一下子躺倒在那张硬木床上,而那只跟他形影不离的小猪则是熟练地从另一侧堆着木柴小堆的床尾也跳上了床,在邵景的手边趴下。与大多数修行者劳作一天此时精疲力尽不同,邵景的模样却似乎颇为轻松。当黑暗渐渐遮盖了这木屋的所有,邵景在床上的阴影静静躺着,然后伸出右手的一个手指,放在自己的眼前。

    房间里,一片安静。

    小猪在黑暗动了动身子,哼哼了两声。

    “呼。”一个细小的,像是被风吹过微弱烛火发出的声音,轻轻回荡开来,然后,一团小小的火焰,从邵景的食指上亮了起来。

    小火如豆,在一片黑暗无声细微地燃烧着,只照亮了极小的地方,甚至连邵景的脸庞都无法完全照亮。然后,邵景的手移动过去,在床边的墙上停留了一下,微弱的火光,依稀看到了墙上贴着张发黄老旧的图纸,一尺见方的普通纸张,上面画着一片波涛滚滚的海洋上,一轮红日正欲升起。

    邵景默默地看着那张图,看着图上的那一轮红日,面无表情的脸上,目光忽然有些闪烁的光芒,犹如两团小小的火焰。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男人的心底最深处,都会有一个梦想呢?

    过了一会儿,火光悄无声息地从指间熄灭,一片黑暗涌来,将这里完全地占领了。

    注一:一息大概等于一秒吧,大家知道就行,不要深究了。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八章 梦想(3),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