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许久之后,一声惊慌夹带着绝望的惨叫声猛然从树林传出,打碎了夜色下的宁静,片刻之后,这声音却又嘎然而止。

    夜色深沉,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黑暗笼罩着这片树林,冷冷夜风吹过,树枝发出沙沙的轻响。空气里轻轻飘散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一缕微光,透过树间的缝隙幽幽地照进林间的地方,马老七仰天而倒,双手护胸,面上带着恐惧之色,肌肉扭曲面目僵硬,已然是死了。在他身子下方,鲜血无声而欢快地流淌出来,隐约可以看到一片密密麻麻的小洞出现在胸口上。

    距离马老七尸身七尺外,邵景满面疲惫地坐在地上,面色苍白,左肩上破开了一个大口子,皮开肉绽,同样是鲜血横流,染红了半边身子。马老七的凶狠出乎他意料之外,尽管他事先已在这树林做了安排,然而在那生死搏斗的关头,高老头口威力凶悍的黑蝗针并沒有瞬间致马老七于死地,只是重伤了他,而马老七临死的反扑,也是重创邵景。

    不过幸好,也只是临死前的一击,所以马老七死了,而邵景活了下来。

    邵景大口喘息着,面上肌肉抽搐,显然痛得厉害。待喘息稍定,他深吸了一口气,解下系在腰上的流云袋,从里面掏出了一包白色的粉末,胡乱地洒落在自己的伤口上。这种粉末是专门应对外伤创口的,效用一般,没办法,好的伤药南山城里也有,但是邵景都买不起。

    过了一会,伤药开始起了作用,左肩伤口处的流血缓缓止住,从肩头传来的疼痛感觉也略微减弱了些。邵景松了一口气,抬眼向前头马老七横尸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虽然他今年不过是十七岁的少年,然而多年来浪迹天涯江湖漂泊,死人早就看过了不知多少。如今这个世道,人心险恶,他独自一人艰难求存,马老七又有害他之意,所以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内疚。

    我不杀他,他便杀我,这道理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在这样一个阴森的林子里坐在一具尸体的旁边,并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所以邵景体力稍微恢复了一些便站了起来,打算离开此处。只是就在他刚刚踏出脚步的时候,忽然间身子一僵,只听见从林子另一头的黑暗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片刻之后,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阴影走了出来,面容凶悍独目单眼,却也是一个熟悉的面孔,那个死在地上的马老七卖草药的“邻居”——李龙。

    “啧啧啧啧。”李龙的目光扫过地上的尸体,然后转过看向邵景,脸上露出几分诡异的笑容,道,“想不到啊想不到,死的居然是马老七这个废物。”

    被李龙的目光扫过,邵景只觉得身子一阵发冷,盯着那个男人,沉声道:“李大叔,你想怎样?”

    李龙缓缓走到马老七的尸体旁边,用脚踢了踢马老七的手臂,冷笑一声,道:“你放心,我看这废物不顺眼很久了,没心思给他报仇。”

    邵景看着他,沒有说话,脸上的警惕之色却丝毫也不曾削弱。来到万妖谷这里的人,绝大部分都是修真界人,马老七如是,李龙也不例外。他和马老七境遇相似,都属于道行低微的底层之人,在修行上也只*到了炼气境界,所以平日里两人彼此冷嘲热讽,实力旗鼓相当,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的。

    今日马老七意外死在这邵景手,李龙心里大为高兴,只是邵景这个没什么道行的小鬼却杀掉了马老七,李龙面上虽然若无其事,但心却是颇为警惕。不过眼前大好机会,马老七已死,邵景本领低微,绝对不是自己对手,趁着这月黑风高夜杀人夺财,一举双得,哪里能够放过?

    一念及此,李龙的脸上便露出了几分和气的笑容,道:“小邵,你别绷在那里么,和你有仇的是马老七,不是我。不过江湖规矩见者有份,怎么样,马老七兜里的灵石,分我一半可好?”

    邵景双眼瞳孔微缩,默然片刻,道:“不”

    李龙脸上横肉一摆,手臂注力,便要发难,却只听邵景接着说了下去,“不必了,我不过求一个自保而已,李大叔若是有意,尽管自取了去罢。”

    李龙怔了一下,嘴角露出一分笑意,却是多看了邵景两眼。邵景是半点也不愿在这种地方多呆了,也不多说什么,一步一步向后退去,不过他的脸始终是面对李龙,双目炯炯,一刻也沒有离开过李龙的身体。

    看着那少年如此小心谨慎地防备自己,李龙一只独眼里寒光闪动,忽然冷笑一声,道:“站住!”

    邵景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但仍是依言停下了脚步。

    李龙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忽然道:“你从高老头那里买到的是两支黑蝗针吧,还有一支呢,扔过来。”

    邵景顿时脸色大变。

    ※※※

    “你是怎么知道的?”过了许久,邵景才涩声道。

    李龙盯着他,犹如猫看老鼠,不屑之意满溢于面,冷笑道:“你别管那么多,叫你扔过来,听到沒有?”

    邵景的脸色十分难看,他道行低微,出了南山城,这黑蝗针便是他仅有的护身利器。这一点他明白,李龙自然也知道,若沒有了这东西,邵景便犹如手无寸铁的待宰羔羊,但若强行反抗,却又凶多吉少。适才他出其不意暗算马老七,占了偷袭的便宜,但马老七竟然仍有余力临死前伤到了他,而如今李龙道法修行与马老七相似,却已有了防备,只怕是很难伤到他了。

    “怎么样?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沒有?”李龙的声音变冷了下来,面色也有些狰狞,此时此刻,他心杀人夺财的主意早定,但多少还是对黑蝗针有些顾忌,这才压制住自己。此刻见邵景似乎迟疑不决,他心里不免有些焦躁,冷哼一声,忽然伸手从怀里摸了一个黑色小瓶出来,当着邵景的面,打开盖子,却是对躺在地上的马老七尸体倒出了几滴乳白色的水珠。

    这瓶盖才打开,邵景便闻道了一股浓烈之极的酸臭味道,正惊疑的时候,只见那乳白水珠落在了马老七身上,突然间一阵烟雾腾起,周围焦臭大起,那尸身上的血肉骨骼竟然开始迅速地溶解,像是被那些水珠腐蚀了一般。

    李龙冷笑一声,盯着邵景,摇了摇手这黑色瓶子,面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道:“这可是老子刚学会不久的宝贝,你小子要是不听话,信不信我用在你的身上?”顿了一下,他脸上便多了几分残忍之色,舔了舔嘴唇,冷笑道,“我还从没试过活人碰了这‘化尸水’是什么样子呢,你要不要试一试?”

    邵景脸色又白了几分,神情变幻,到了最后,终于还是咬了咬牙,伸手到怀慢慢拿出了剩下的那一支黑蝗针黑筒。

    李龙的目光在黑蝗针上转了转,眼珠一转,道:“你丢过来。”

    邵景脸上满是不情愿患得患失的模样,迟疑了半晌,才要抬起手向李龙扔来,但李龙忽然间又想到了什么,猛然止住了他,用手一指旁边,冷笑道:“丢到一边。”

    面对这样狡猾之极的对手,邵景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他迟疑了片刻,忽然沉声道:“李大叔,我给你黑蝗针后,你可会让我离开?”

    李龙心哈哈一笑,知道邵景终究还是怕了,面上神情转为温和,收起那個黑瓶露出和蔼笑意,看样子恨不得给自己写上“李大善人”四个字在脸上,笑道:“放心就是,你交出黑蝗针,我决不为难你。”

    邵景咬了咬牙,手臂一挥,将黑蝗针丢在了李龙右侧数尺之外的地上。看着那在地上打转的黑筒,李龙脸上终于露出了放心的笑容,凶芒闪过,嘿嘿冷笑一声,走了过去,心里已是打好主意将这黑蝗针收起之后,立刻就杀了这如今已毫无反抗之力的邵景。

    针筒落地之处离他不过几步,李龙转眼即到,正欲俯身捡起黑蝗针筒,忽然间脚下猛然一空,原本与周围无异散落着枯枝落叶的地面竟然塌陷了下去。这一下猝不及防,李龙高大的身子顿时摔下,惊吼声,尘土四散,原地出现了一个直径有三尺宽的大洞,李龙便是摔到了这个洞。

    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大洞颇深,足有五六尺的深度,但对于*有一定道行的李龙来说,决然是困不住他的,所以惊变之下,李龙方才落入洞内,便是脚上使劲想要脱困而出。只是他抬头的那一刻,身子却是瞬间颤抖了一下,整个人都僵住了。

    淡淡的微光里,邵景那张苍白的脸出现在头顶上方的洞口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手上多了一个黑色的黑蝗针针筒。

    一个字也沒有多说,邵景便按下了机括,黑色的针筒整个抖了一下,瞬间发出低沉的轰鸣声,一蓬黑光暴射而出,带起的剧烈风声在这个洞犹如可怕的鬼嚎一般,铺天盖地而来,根本容不得李龙有所反应,直接射在了他的脸上和胸口*地方。

    这一次,李龙甚至连惨叫声都沒有发出,就像被人用被褥压住口舌一般,身子被一股大力整个向后打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洞壁上,发出一声闷响后,缓缓无力地滑落了下来,落到地上,再也沒有任何的动静了。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二章 陷阱(3),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