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后,南山城。

    万妖谷地界虽然瘴毒密布妖兽横行,但是到了黄昏时分,一轮落日斜挂天边,晚霞如火,映红了半边天幕,层层叠叠,艳丽动人,从阴虎山下南山城望去,却是不输于土的美丽景色。

    望着那副天际美景,斜靠在坊市一角边一棵小树上的邵景怔怔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许又想起了很多年前自己曾经有过的一个梦想,那个远在神洲极东沧海蓬莱的景色罢。过了许久,只见夕阳渐渐落下,天色愈发昏暗,南山城里渐渐亮起了一点点的灯火烛光。白天热闹的石路上,无数摆摊的人都开始收拾离开,傍晚的小城正在经历着一天最后的忙乱,也只有像金谷铺、飞云堂这样的商家大店,依然灯火明亮,人来人往。

    邵景远远地眺望对面的金谷铺,面无表情,一双明亮的眼睛似乎在找寻着什么,目光游离,他从金谷铺外一片商家又看向了那片散修们自由摆摊的空地,过了一会,他的目光忽然一凝,只见在距离金谷铺不远的地方,那一片摆摊卖草药的人也都离开了,人流之,马老七也走在其,远远看去他的脸色阴沉,嘴里骂骂咧咧地不说,不时还转头四望,也像是在寻找什么人的样子。

    邵景冷冷地看着马老七,等了一会儿,在这一段时间里,马老七仍然在不停地四处观望,但看来一直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邵景面色更冷,不再迟疑,从树旁走了出来,在他这边的路上也有不少人三五成群地汇聚成一条小小的人流,他就夹杂在人群走着。过了片刻之后,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力,邵景突然从人流走了出来,向着远方天际张望了几眼。

    走到人流外面的人自然要比在人群显眼一些,不少人就看到了他,其也包括对面走来的马老七。大部分人无动于衷,目光扫过也就扫过了,毫无感觉,但马老七一怔之后,却是顿时目露几分凶光,颇有几分不怀好意地盯着邵景。

    邵景像是一点也没发觉,看了两眼随后摇了摇头,露出一丝失望之色,又走回到人群里,然后顺着人流走去,在不远处拐了一个弯,离开了坊市石路,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了。远处的马老七犹豫了一下,面上狰狞之色一闪而过,悄悄跟了上去。

    夜色之下的南山城迅速地安静下来,在家家户户或明亮或昏暗的灯火,留在屋外街头的人越来越少,人群们就像晚归的鸟儿般一一归巢,不过也有一些修士从街头走过,他们或成群结队或独身一人,或谈笑或沉默地走过小城石路,浑然不顾这渐渐有些幽深的夜色,走出了小城,向着犹如蛰伏在黑暗巨兽一般的万妖谷而去。

    这些人大都是些修行或狩猎妖兽的修真士,对于他们来说,虽然夜色黑暗比白天的确危险一些,但自恃神通道法高强的人是不会在乎这些的。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邵景身边的人流已经消失了,他独自一人走在南山城的街头上,身后远远地跟着一个诡异的身影。走着走着,邵景慢慢地接近了南山城的边缘,忽然他停下脚步,像是有几分迟疑,回头看了看周遭,却只见身后的街道空空如也,一個人影也没有。

    邵景沉默了片刻,又转头看看向城外,脸上露出了所有到此冒险的散修都曾经露出的那种混杂着贪婪、渴望的表情,猛地一跺脚,像是下了决心,向着城外走了出去。

    待他走远了些,街道旁一处阴影走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面露凶色,正是马老七,只见他冷冷地盯着那個渐渐有些模糊的身影,冷哼一声,低声道:“这是你自寻死路,怨不得我!”声音未落,他已是如一只饿狼般跟了过去,悄无声息地也出了城。

    深沉夜色的黑暗里,万妖谷就在南山城的东边,向那里去的路很多,若是细述起来,怕是在十条以上,只是远近不同罢了。马老七远远地跟着前面那个年轻人的身影,如今已是出了南山城,黑龙谷和天剑门的禁令自然也已经失效,再沒有什么能够约束于他。只是他还顾忌着此处离南山城仍然有些接近,万一被人看见自己杀人抢货,传出去难免会有后患,要知道他能杀邵景,别人有更强的本事,自然也会找机会杀他。

    在这等地界混生活,若沒有力压群雄的本事,便只有低调一些。马老七不过是底层一介散修,道行低微至今也只在炼气境里打转,深知这个道理,所以还是强行压下心头那股沸腾的杀意,小心翼翼地跟在邵景的后头,一路走去,同时心也是冷笑,暗想连老子这样*到炼气境初阶的人都不敢进入万妖谷,最多不过是在谷外山脉周边打转打转,搞点普通一品灵草回来售卖而已。邵景的道行比他更差,甚至连炼气境都不是,几于常人无异,居然猪油蒙心想入山猎杀妖兽么?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一念到此,马老七又想到了前头被邵景淘去的那株“黑星花”,心头恨意大盛,再也忍耐不住,看看周围此刻已经离南山城有一段距离了,便暗加快脚步,向着邵景追了过去。

章节目录

诛仙2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萧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章 陷阱(1),诛仙2轮回,笔趣阁并收藏诛仙2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